布罗德不大在乎如何抢发独家新闻,而更关注如何描绘当代政治的大幅肖像。对于两代记者来说,他的过人之处在于,独具发现政治明星沉浮、洞悉同性恋权利和安乐死等社会新动向的慧眼。

政治新闻黄金标准设立者

本文来源于财新《新世纪》 2011年第11期 出版日期2011年03月21日 财新传媒杂志订阅

布罗德:《华盛顿邮报》资深白宫记者、专栏作家,81岁

展江

  3月9日,美国新闻界痛失一位巨人。81岁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戴维·布罗德(David Broder),因糖尿病并发症辞世。奥巴马总统闻讯立即发表声明,称他为“新闻界的真正巨人”,“是他那一代最受尊敬和敏锐的政治评论家,建立了名至实归的声誉”。

  布罗德不到40岁就得到华盛顿记者团“教长”的绰号,这归功于他的高度清晰的政治分析,以及作为敏锐的思想者所产生的影响力。《华盛顿邮报》前执行主编本·布雷德利称他是“美国最佳政治记者”。他为该报写作超过40年,被誉为美国政治新闻事业黄金标准的设立者;他作为嘉宾,在全国广播公司录制了400多期知名电视节目《会见新闻界》,创下了难以逾越的纪录。

  1973年,布罗德和《华盛顿邮报》由于评论和报道了导致尼克松下台的“水门事件”,双双获得普利策新闻奖。他本人获得其中的时评奖,理由是:以清晰和动人的方式,解释了“水门”丑闻后果的重要性。

  1956年,共和党人德怀特·艾森豪威尔与民主党人艾德莱·史蒂文森竞逐总统大位。自那以来,布罗德报道和评论了两党每一次为确定本党候选人而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从政府高层到最基层的选区,他都有消息灵通的人脉。谢顶、带角质眼镜的布罗德,屡屡向政界要人提出刁钻且直抵核心的问题,令对方如芒刺在背。

  1987年,在《会见新闻界》的一期节目中,他质疑当时的副总统老布什:作为共和党候选人,次年将觊觎白宫宝座的东部贵族,是否了解普通美国人?是否知道有多少美国人缺少健康保险、有多少儿童生来就陷入贫困?老布什说他不知道。布罗德解释说:“我认为你生活在一个非常特殊的世界……我想努力在某种程度上测试你对你想领导的这个国家的人民的现实有多了解。”

  另一位《华盛顿邮报》前执行主编小伦纳德·唐尼说,布罗德不大在乎如何抢发独家新闻,而更关注如何描绘当代政治的大幅肖像。对于两代记者来说,他的过人之处在于,独具发现政治明星沉浮、洞悉同性恋权利和安乐死等社会新动向的慧眼。

  说话平易的布罗德不喜欢政治顾问对华盛顿新闻界的影响,以及他们控制新闻的欲望。在政治和选战的报道及评论中,他宁愿给选民更响亮的声音。在他看来,当年在中国报道抗日战争的《时代》周刊记者特迪·怀特(中文名白修德),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政治新闻工作者”,“我这一代记者深受特迪·怀特的影响”。

  布罗德撰写的政治专栏文章通过辛迪加刊登在300家报纸上,他得到最大赞誉是,能把来自学术圈的政治观点和辩论阐述得深入浅出。拉特格斯大学政治科学教授罗斯·贝克认为,布罗德的伟大力量在于写作中的不偏不倚,而观点持中使他在中间偏左的自由派大本营《华盛顿邮报》和整个美国新闻界独树一帜。

  布罗德15岁进入芝加哥大学,1947年获文学士学位,1951年获政治科学硕士学位。从做学生报纸主编起,他开始对政治着迷。在1951年至1953年服兵役后,他为《国会季刊》工作四年半,初步熟悉了国会政治;接着在现已停刊的《华盛顿明星报》供职五年,之后在1965年受聘为《纽约时报》驻华盛顿记者,工作了一年半。

  多年来,《华盛顿邮报》一直抵制从其他大报挖角的做法。20世纪60年代中期,新任执行主编布雷德利积极延揽知名新闻工作者,以提升报纸的品质和雄心。布雷德利在他的有中文版的回忆录中写道,布罗德是“第一个退出《纽约时报》转投《华盛顿邮报》的顶级记者”。他早期采写的最著名的独家新闻,是1968年采访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尼克松,并探悉马里兰州州长阿格纽将是尼克松的竞选搭档。

  2004年以后,布罗德不再做每日报道,但继续专栏写作。他还在马里兰大学菲利普·梅里尔新闻学院授课。他被耶鲁大学等16所高校授予名誉法学、政治科学、新闻学、文学等博士学位。他受到的罕有批评是,有人在2008年指责他违反《华盛顿邮报》关于利益冲突的规定,接受商业团体数千元的演讲费,79岁的他为“此事给报纸造成的尴尬”道了歉。

  对于新闻媒体尤其是报纸的局限性,布罗德亦有深刻的体认。在接受普利策奖的演说中,他以独特的犀利、灵动的文风反思了“第四权力”的弱点,并挑战了《纽约时报》的著名信条——

  相对于承诺“一切适合印刷的新闻”,我更愿意看到我们说——一遍又一遍地,直到这个观点成立——我们投到您家台阶上的报纸会登载过去24小时内你所听到的事情,尽管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消除可能的偏见,但它仍将是局部的、匆忙的、不完整的、不可避免地有缺憾的,甚至是不够准确的——这所有一切过程,都是为了让您愿意从台阶上拾起报纸并花一小时读完。如果我们给自己的产品冠之以“准确”的标签,那我们必须马上加上:但这只是我们在现有环境下所能尽到的全力,明天我们还会回来,给您带来更准、更新的版本。

  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学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