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正在家里焦头烂额写内刊的稿子,电话响,外地座机号码,国语,不甚标准,“是李XX吗?你是不是掉了个相机?”
第一反应是骗子,因为当天已收到至少三条短信,喊我把钱打到农行某个帐户,慢着,相机!相机!!
“对对对,我是掉了相机”
“我这里是拉萨民航客运,我们在民航大巴上捡到一个手提袋,这么多天没人来认领我们只好拆开了,里面有张收据,上面有你的名字和电话.......”
“谢谢!谢谢!谢谢!”我一连说了N个谢谢。
。。。。。。
第一时间给周妖精打电话报告喜讯,太高兴,声音大得把还在昏睡的肥皮都惊醒了。

六天前的晚上,周妖精来电话,说海培到拉萨把相机弄丢了,她自己也记不起是不是忘在出租车上,我当时还颇内疚,这个相机,是妖精老师托我买了,又托海培带去拉萨给一位朋友的,买回来后,生怕途中受损,专门找了个比相机包装大一圈的小瓦楞纸箱,放了相机盒子与皮套后周围塞满小气垫和纸坨坨,心想这下万无一失,哪晓得,海培拿到手打不进大包里,将就我给她的手提袋一直拎在手上,结果,也许是高原反应吧,她到了拉萨下车时居然忘在座位上。

我一直心存侥幸,希望哪个好心人捡到,一打开盒子就能看到我留在收据上的电话,或许就打给我了。

那么微弱的一个许愿,居然应验了!拉萨人民真是太好了,做了好事还不好意思留名,嗯,又找到去西藏的理由了。妖精老师说:因为这件事,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心情都会很晴朗。

失而复得,会不会也是因为我们这一段时间都在为藏区的孩子们做点事情的缘故呢。

一直开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