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放假,世界不闲着,无数的国家大事儿可以掺和:转基因的风向在转,奥黑黑会见了达赖喇嘛,然后,那个大和尚说:偶非常高兴,奥黑黑肯见俺,俺很荣幸....好吧,奥小黑走哪儿,哪儿荣幸。不管啦,不管啦,休息,休息,关注那些所谓的生活细节。
走在路上,我看到一个店子名叫: 名烟名酒世界,Name Cigarettes and Name Liquor World —— 多棒的翻译。
跑到超市里,看见达能饼干不见了,我只能买 卡夫小小王子、卡夫牛奶特浓。回来一查,哦,原来被人家买下了,貌似事情还比较复杂,我看不懂,8过,心里也挺复杂的,我挺喜欢达能的饼干儿。
再然后,我看了看房子,一个实用面积30几平米的小房儿,要120万。120万存到银行,一年定期,年利2万7。如果把小房租出去,需得月租金超过2千2才能得到类似收益,但能租到这个价儿么?套用针对刘谦的一句话:“我怀疑。”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租售比。可为什么还那么多人买房,尤其是,作为投资买房...哈,击鼓传花,传给下一个呗。
这么看看,还真挺魔幻的。
来个更魔幻的,朋友的朋友,在上海市中心有个不小的房子,据说,目前市值已经到了千万,那么,如果他把房子卖掉,一千万存银行或投资,保守估计,年收益为25万,每月2万人民币的房子,我觉得,在这个星球的大部分地区应该都可以住得很舒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