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莫过于自作多情。
当我不再多情且自作时,我一定是老了。那时我一定又丑又老又戒备,所以不敢也不能爱别人了。
我说的不是多稀罕的事情,
就算你不像我一样那么易抽风,
你肯定也见过父母对孩子,少年派对老虎。
都是自作多情。都是碰一碰宇宙,试探它是不是也觉得你很好,你很美。
然后顶到自己的鼻头。
见证这不计其数的愚蠢的,只有那天那时的阳光,风,地上的影子和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