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配吗?

前段时间无意间看了下王小丫的《开心词典》,现在的内容是国学。
上次看《三联周刊》的曲黎敏专访,发现这大概个趋势是,民众对国学的热情远没有媒体塑造来得热度高。我们早把老祖宗的东西遗忘。能够真正理解这些东西的人不多,除了邀请些专家、教授在电视上“说文解字”一番外,能够真正去感动、体会、学习的并不多,正是这样,也造成了诸如某某因为国学讲座出名而遭致攻击。除了对于名誉的嫉妒外,更多的是释义的分歧。
某些的个特殊年代开始,让我们失去了传统,现在它又以流行的包装回归。不知是喜是悲。
季羡林老先生的去世,除了让一些真正热爱传统的人悲伤外,更多成为媒体和公众的噱头。

国学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太懂,只知道非常不了解它。到什么地步?
前些天,翻看了下《三字经》。除了那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外,后面的我完全不知道。但如果耐着性质读下去,又发现好多句子,其实耳熟“玉不琢,不成器”、“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
真可悲,上大学后,我没再受过“高等”语文教育,对于汉语言方面知之甚浅。以前和别人讨论过关于文字的东西,好像完全凭借中学那点所学,但是读书之时,考虑的完全是如何应付考试,考试会出什么考点。而完全不会去理解,前人创作之物的含义。现在想想,读书这么多年,实际之用又有多少?

我看王小丫那期的节目中,除了一个高中语文老师外,能打对2题以上的人并不多,而高中老师也会因为关于《论语》中的相关问题选择求救。看来,这股国学流行风刮得还很必要。

PS:《三字经》的智慧
当然这对于知识极为浅薄的我来说是十分惊讶的事情。
处于中学那点所学,以及对考试要点的理解。我并不知道中国古人(特别是宋唐之前)对于天文、地理科学的掌握程度,大概仅限于中学历史课本中没朝代最后关于文化科学的了解。
举个例子,三字经中有很多有趣的叙述“赤道下,温暖极,我中华,在东北。”嗯,几个关键字指出了对于全球地理的理解。很有趣。
可惜,我只知道如何应对考试去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