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小小羲的大游戏
(文:Αρηδ)

我们爱玩什么游戏;我们在玩什么游戏。
人生如戏;徒嬉闹耳。
——火神纪·题记

  小羲儿玩什么游戏。记得以前,她喜欢玩积木,纵然玩得不是那么像模像样;记得以前,她还喜欢玩大兵抓小贼,纵然这个小贼跑起来东倒西歪还时常哈哈大笑……她所玩过的所有游戏,这一次,她玩的这个游戏彻底地让我感觉到震撼——因为之前不管她怎么玩,似乎还是那个咋咋呼呼的小羲,小男童小女童似乎都是这么玩的,看不出任何性别差异;而这一次,她玩得几乎已经不再是小女童而更像个小姑娘了。

  小羲儿爱唱歌,小羲儿爱跳舞。我常常对羲儿妈说,想当年你那么辛苦地练了那么些年,最终,也许仅仅只能留下来的,只有我们眼前这个唱歌跑调、活蹦乱跳的小羲而已。如果你曾见过小羲跳舞,你就知道什么是活蹦乱跳的真实版本了。当然,现在小羲还太小;所以,她学任何舞蹈动作似乎都是似是而非。可是,爱跳舞却跟年龄的大小没有太大的关系;爱与不爱,这是强迫不来的。
  听着小羲呀呀学语式地唱一些似是而非的歌,听着她浓烈的口音跟着小Pad里的幼教软件背古诗,以及看着她跟着DVD里的那些哥哥姐姐跳着多少带有几分原创味道的舞蹈,几乎是我每天最快乐的时光。
  《出塞》诗曰:秦时明月汉里光,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想来小羲肯定是不知道这首诗里讲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意境,所以她总是以一种极度轻快的语调背这首古诗,每背完一首古诗的时候她总会满脸好学模样地问:啰呾地个(这里面在说什么)?我们总会试着给她解释,只是她似乎没有耐心听完就开始背下一首诗了。

  中华文化传承,在这样一个三岁孩童身上所能体现出来的是,她会如同唱歌跳舞那般,在她眼里这也只是一个可以跟父母一起玩的游戏罢了。她会咿咿呀呀地跟着背诵,纵然她完全不理解自己所背诵的那些来自远古的文字意味着什么;她也会满脸求知欲地不停地问“啰呾地个”,纵然她并没有很好的耐性听着你讲完任何一句话。可是当她长大了之后,当学校教给她这首诗的时候,她会觉得很熟悉,她会完全没有理解上的阻碍。
  毕竟她就在这种环境里耳濡目染成长起来的,文化的传承也许并不在于她能如何正确地理解每首诗里所传达的意思以及每首诗里所描绘的那种意境,而是在于这种文化氛围所能给予她的种种熏陶和教养。

  小羲最近还爱上玩别一种游戏,对的,传说的角色扮演。而真正让我意外的不是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而是她所扮演的那个角色。
  我发现小羲遗传自我的是她所喜欢的同样的非主流的角色。她不扮演我们所司空见惯的那些主流角色——比如说她最爱的奶奶、或者妈妈、或者像传统代表强大力量的老师。她最喜欢扮演的角色居然是她们学校里的那个煮饭扫地收拾东西的阿姨,而她最喜欢模拟的场景是老师姨照顾小朋友午睡时的那个场景。
  她会把她所有的玩偶——大熊、大黄蜂、黄小虎、史努比比、背包猴儿以及挂袋大象全部安排在地上或者床上某个位置上,然后按照她的某种特定的顺序和方位排成一排睡下,然后她会拿着羲儿妈或者我的衣服或者任何一种布质材料的东西当成是被子给他们盖上,一边盖补子还会一边安抚他们说要乖乖的,好好地睡觉,睡一觉醒来妈妈和奶奶就来接他们回家了……有时还会批评某个不乖的小朋友。这一轮下来之后,她又开始叫他们起床了,然后告诉他们说要谢谢老师姨。
  小羲是如此乐而不疲地迷恋这个游戏,一轮又一轮地玩,不出门去外面玩,不吃饭也不睡觉,就一个人跟她的玩偶们在一起,一直玩一直玩。

  我突然很惊叹,小羲真的长大了。她喜欢玩的这个游戏是一个模拟大人照顾小孩子的游戏,她有模仿的欲望,有照顾弱者的欲望,以及有被称赞被感谢的需求。
  这是一个充满了母性和柔情的游戏。我喜欢坐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小羲玩这个游戏,因为小羲突然像一个女人,而不仅仅只是一个吧吧嗒嗒的女童。照顾弱者是有爱心,喜欢被赞美和感谢是自尊与自信;如此一个游戏以及如此一个小羲,怎不叫我惊叹呢。
  而我还有一点儿小惊叹,原来在小羲小小的心灵里,奶奶、妈妈还有老师,原来小羲最爱的还有那位让人过眼即忘不太起眼的老师姨。谁说我们生活中那些不太起眼的小人物就没有故事呢,当也如此兢兢业业地完成了她的份内工作之余,她在某个小朋友心里原来是如此高大而值得爱戴的;假如有一天,某个爱戴她的小朋友长大了之后成为了某个领域里的大人物,当这位小朋友回忆起这位不起眼的小人物里,她也能成就伟大。

  也许,每一个小孩子小时候都曾是如此玩耍过来的,而在父母亲眼里这些司空见惯的游戏却似乎变得如此特立而独行。
  我欣喜地看着小羲一天天变化,对的,她已经不再是孤独一人了;她是姐姐,她是大姐,所以她得快快长大才能照顾好妹妹。大姐羲要玩大游戏了,呵呵。
  我知道,小羲最终会成长成我所希望她要长成的模样;有慈爱和悲悯,自尊与自信,这一切都不是仅仅只靠教育就能传授给她的。在她身上看到这种种与生俱来的天性,我幸福而满足。
  天性,还有后天成长的环境,所有的这一切都将把小羲带向一个美好而良善的未来。而我所庆幸的是,我拥有这么一个纯洁而美好的宝贝。

         2012-12-04;壬辰龙年辛亥十月己亥廿一丑中。初稿于自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