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部买了SS的票,我在第一排,但因为携带了大大皮一枚,所以往后和2排15的香港妹子换了个位子,但还是好近好近好近,在我目不转睛的过程中,能清楚地看到不说话时绿川的眼珠快速地左右移动的样子,每一个表情甚至连皱纹都能看清,视线也好几次对上了555,虽然一对上我就立刻没种地缩了……但是,买SS区真是太好了!虽然感觉距离太近反而会有出戏的情况,但和夜场在场地1阶后半部分的观感相比起来,还是近距离感觉好一点……下次绿川来一定还要SS的!


开场晚了有将近35分钟,不知是出了什么事。出场的时候立刻就被秒杀了,古谷先生顶着一个和阿姆罗蛮像的发型,身着有银色高达印花的黑T,外配灰色格子马甲,下搭白色裤子和鞋子。绿川的发型满微妙,我看了好久忽然顿悟其实是改良现实版的杰路刚帝士发型,略长的中分前刘海,被玉米烫过皱皱的往两边然后收到脑后的侧发,身穿带有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紫色五角星图案的白色polo衫,品牌不明(签名会的时候大大皮拼命盯着他衣服的LOGO看,都没顾得上看他脸,噗),灰蓝色七分牛仔裤,白色拼绛紫色耐克板鞋,皮肤超级白,挥手的姿势、坐着的姿势、握着话筒拍手的姿势,统统都超级少女。果然是受配太多了是吧……?(全错)


刚刚坐下寒暄了几句,古谷先生突然说,我一直在想,这边(指他的左边)的fans是不是被(扩音器)挡住了看不到?能否把这个移动一下?然后自己就跑过去搬音箱了!古谷先生大前辈怎么可以这样亚撒西!


言归正传,一开始先是问了问两位声优对上海的印象。古谷先生因为是第一次来上海,所以觉得上海好厉害,高楼大厦都有着奇幻的模样,虽然东京也有很多高楼大厦,但都是普通的模样。去了东方明珠电视塔,感觉像丸子三兄弟,然后吃了很好吃的狮子头汤。昨天古谷先生估计说了4、5次吧,说上海的妹子饭们都超可爱,嘛,我也觉得昨天美人妹子很不少,和我换位子的香港饭就是超级软一妹子,好可爱的,前面趴着的媒体拍照妹子里也有一个美人。绿川是第三次来上海,说到去年也来过的时候下面有妹子对他喊「お帰り」,他就超温柔地低声说了句「ただいま」,捂心口!他说每次来都觉得上海好厉害,可能身在上海的姑娘们不觉得,上海真的好厉害,可以看到很多感觉只有在二次元才看得到的建筑,有高楼的顶层长得像高达的头啦,有高楼顶上有一个张开收拢的尖爪等等。而后大屏幕上放出了绿川在全家便利店门口和塞罗奥特曼的合影,做了下广告呼吁大家去看这个片子。最后是在浦东平安保险大楼门前合影的照片,因为那个大楼感觉好像雅典娜神庙……


之后是提问环节。我的记忆进入四维空间了……几乎全都忘记了……而且还和夜场的搞在一起……哦对,好像有人问绿川,如果不当声优,可能会去做什么,他说大家都知道绿川药局吧,因为他是长男,应该要继承药局做药剂师的,但是要报告大家一个悲惨的消息,由于当地政府征地,绿川药局被拆迁了,于是,他现在要是不当声优的话,连药剂师也做不了了呢。然后!然后他用软扑扑魅惑系的声音说,お嬢さん,你需要什么药呀?这个药吗?全场大尖叫,犯规犯规犯规!还有一个问题应该是问两位声优最喜欢的高达机体是什么,绿川说当然最喜欢自己的机体,在无尽的华尔兹里掉毛的wing zero,但是此外还最喜欢海牛高达,因为他喜欢淡紫色和淡蓝色,对那台机体的颜色一见钟情。被古谷前辈吐槽说审美好奇怪,噗。对了还有问题是问绿川打游戏的时候会不会用自己配音的角色,他说当然会啦,而且连女性向游戏如心跳回忆GS他都会选叶月圭,自己追自己这种……


提问环节之后是猜中文环节,这次提高了难度,需要把自己猜的意思画出来。第一个词是“丈夫”,绿川画了一个闪闪发光pikapika的中年男性大脸,画得好棒!旁边写着旁白:「どうも、丈夫です」;古谷先生画了一个短发男性全身人像,屈起左手,肱二头肌巨大地隆起。Kk公布正确意思是「旦那」后俩人都崩溃了,古谷的画明显是大力士的意思,但他硬是歪过来说丈夫一定要是非常有力量的能保护妻子的才行;绿川就乖乖地说他本来以为丈夫是一个名字(日语发音takeo),所以他写的那句话的意思是“你好,我是丈夫”。判定古谷先生获胜。

第二个词是“扎古”,因为比较难,本来说要一起读给他们听,但是一读不就暴露了嘛!于是我们很阴险地不肯念,然后两位抓耳挠腮地拼命猜。古谷先生画了一杯插着吸管的饮料,他说是冰咖啡,因为“古”的发音他理解为咖啡的“咖”,然后他不知怎么把“扎”看成了“礼”,发音和“冷”同,所以……扎古就变成了冰咖啡……绿川画了一个夏亚的面具,他说因为是翻译小姐提示了一句今天昼部是高达主题,然后他的Heero Yui的敌人Zechs、阿姆罗的敌人夏亚,都是面具男,所以他画了一个面具。这时候古谷先生突然福至心灵newtype附身,喊出了zaku!于是判定两人平手。

第三个句子简直太Good Job了,“连我爸爸都没打过我!”阿姆罗的名台词噗哈哈哈。结果古谷先生画了一个全身男性,火影鸣人发型,旁边写了旁白“没打过我!”,解释说,这是“有种你就来打我吧!”的意思;绿川是被雅典娜耳语过了吧,竟然完全猜对了!画了一个超级像的阿姆罗的头,右手捂住脸颊,上面写了日语的连我爸爸都没打过我的台词,好厉害!判定绿川获胜。

结果是两人都是一胜一平,所以都要说令人害羞的台词。古谷先生太高能了太感动了,于是我就把绿川说的都忘记了……只记得他跑到舞台中间,双膝跪地(这算什么!),用标志性王子系嗓音说了什么什么(你滚)。古谷先生的台词是漫画版美少女战士里夜礼服假面对月野兔求婚的台词,说完一遍,kk就说台下第一排坐着cos月野兔的妹子呢,然后古谷先生就跑到那个妹子面前,让妹子站起来,让追光灯打在她身上,好让全场大家都看到她,然后,他单膝跪地面对那个妹子,又说了一遍台词,妹子当时已经哭得不行了(因为就在我们斜前方,妹子应叔要求让追光灯照着自己转身面对场下的时候脸上是超明显两道反光的泪痕),等叔说完台词,妹子举起左手,给他看手上的戒指,然后深深深深地鞠了一个标准90度的躬。古谷叔误解了,深受打击地以为妹子已经结婚了拒绝了他的求婚,后来才知道因为这条台词是妹子投稿的,所以妹子做好准备叔会说,所以cos了月野兔还带了戒指来回应古谷先生。被二次元的本命(声音)求婚啊,身为二次元过来的人,我觉得这简直是幸福的最高形式了,古谷先生你让这妹子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而后是朗读剧环节,青二幼儿园什么的,seira老师争夺战什么的,富二代绿川hikaruVS热血5岁儿童古谷toru什么的,我还是有很多梗没听出来,离开二次元果然还是太久了啊。一上来是hikaru卖萌童音让seira老师念绘本,绘本的名字超级邪恶,《我和哥哥,两个人的体育仓库》,结果被toru以弄伤自己为代价,把seira老师支走,然后俩人口角,老师回来后toru告状hikaru自己不铺被子,让自己爸爸部下的儿子坂口铺被子,seira老师打了hikaru屁屁,秒杀了他的Barrier后走开了,toru和hikaru于是开始决斗,昼场这里在决斗部分让我们选A或B两个决斗方式,选了B以后,就进入了机器人对决的剧情,toru的积木机器人VS hikaru的塑料模型机器人,结果居于下风的toru恼羞成怒,用棒球扔坏了hikaru的钢普拉,然后hikaru就打了toru,当然,也听到了阿姆罗的那句连我爸爸都没打过我噗哈哈哈哈。折腾着折腾着,5岁儿童们到了午睡时间,都自己睡着了,打哈欠的声音好可爱,我也跟着打了好几个哈欠……哼哼,hikaru直接睡着后被toru接住跌进toru的怀里然后2个人手牵着手一起睡着了这种剧情我会说嘛?!总之,幸好卖腐的内容只有这么一点点。


中场休息后,两位声优从观众席入场,我就站在最边上,可是从我这边花道走过来的是古谷先生,因为他也没伸出手来,所以我也没伸手去握他手,虽然夜场在后半区他对着我伸出手来我鸡血了一下还是去摸了……现在好后悔昼场没有求握手啊,旁边妹子都不激动只有我一个人绝对可以好好握手的说!然后是抽奖环节。羡慕嫉妒恨的礼物我就不抱希望了,姐这辈子就没什么中奖的命,估计所有RP都用完了,射手座的运气只在30岁之前嘛我懂的。礼物有签名海报,签名笔记本,RX-93海牛高达和飞翼零号的钢普拉,高达咖啡,高达名台词点心,被绿川亲过一记的高达马克杯,当然还有录音闹钟。上台的妹子说要王子系的声音,于是绿川就用了叶月圭的声音说了公主殿下该起床了。男饭限定的RX-93海牛高达钢普拉,古谷先生和全场的20几个男饭一道猜拳决胜负,好开心啊我也想要猜拳>_<


而后是名台词朗读环节,抱歉我又失忆了,只记得有少爷的台词,有流川枫的“仙道由我来打倒!”和鬼宿的一大串最后结束是“我爱你”的台词。比起夜场Lancer的台词出来后全场雷动的欢呼,勉强只有流川的台词有这个效果吧。嘛,所以我深深地感觉到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呀(滚)。对了古谷先生有银魂的伊丽莎白喔。


然后就是唱歌啦~~~古谷先生唱了宇宙首次live披露的地场卫的角色歌曲,据说自从录音棚里录完后就再也没有在任何地方公开演唱过;唱之前绿川还得瑟地说,大家知道吗,我也出演过美少女战士的哟,虽然是电视原创角色。当然知道啦,那个变态银河清十郎嘛~古谷先生的唱功好棒,地场卫唱情歌,光是想象就觉得好苏啊。之后强迫不情不愿的某人唱了0079的主题歌「飛べ、ガンダム!」,他直接把一首励志歌唱成了萌系儿歌……虽然第二段是和前辈合唱的,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某人的歌艺,这么多年来,其实完全没有进步过……当年Heero角色歌《Cry for the dream》的公鸭嗓能够变成如今许多角色歌的优美状态,一定是科技进步的结果!但我还是好喜欢听他唱歌,脑残粉嘛大家都懂的::>_<::

全场结束,退场后再返场,排队等签名。


我排在蛮后面的,然后又发生了看到本命反而脑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反而显得无比淡定的情况,看着绿川在给我签名我都不知道对他说啥好,不说话又有点冷场尴尬就草草地说了无比客套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またきってね」。绿川签完后都会甩一下落下前额的刘海然后笑着对饭说「どうも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我说了请再来后他笑着点头说「はい」,当时我就很淡定地笑了笑点点头毫无留恋地走掉了!反射弧过长没药救啊!事后才后悔没对他说我超喜欢新井透吾新条直辉杉浦圭一还有刘凤的有毛用!到回家以后才鸡血有毛用!而且我是怎么把原来想要说的「またきってください」说成那么娘的「またきってね」的啊啊啊抱头,还一路犯错犯到古谷先生那边!古谷先生用的是金色的签名笔,他写的时候我对他说谢谢来上海,希望能再来,他也笑着说「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用力点头说「はい」。想想这是毛60岁的大叔了和我爹差不多的年纪,真的好感慨古谷先生的专业素养和敬业精神啊。


以上,失忆兼鸡血的昼部repo。

任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