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他的胜利只是暂时的——至少我这么希望。

近日发现仍有人来看博客,看我八百年前犯过的错,好吧,我出于某种羞耻决定写点新鲜的。例如我又和谁谁搞上了。
事实是没有。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爱是犯贱,互相亏欠,牵制越多越不会分开。狗一样的来到你面前,说着未必重要的话,被摸摸头都要高兴半天。扯淡扯淡。
都没法说清了。有时候也不是这样,有种虚设的平等立场。但是你在任何情况下不会低三下四。这样的比较正常,也有例行公事的意味。

“说谎的人是小狗!
我一点也不想你
……
汪!”

对什么都没热情。
一年前为了音乐节拼死拼活,我的“25岁计划”终究落空,显得一开始就那么不堪一击,甚至是为了如今破灭而美好存在。
所以到底是没有动机的生活更简单更容易坚持。不要为了某人,也不要为了干什么。这样的话,虚无真的会来的很快。在你厌倦之后,在你死前很早的时候。
哈哈我真是能吹。自己还不是没有办法做到吗。

《卡拉马佐夫》还剩三分之一没看完。我在想看完这本看什么。本打算恶补一下三毛亦舒或是张爱玲,最后还是觉得,看王小波吧!我就是不想看书还联想到谁谁谁。同时,看王小波的书不需要和别人讨论啊!和邱妙津什么的不一样,讨论了还容易意见分歧。其实我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可能。

我没有时间了。
偏也没有人留我。
随便吧。

如果以后有机会在哪儿碰到我,有机会知道我曾经那么在乎,你大概也不会有后知后觉的悔恨。倒是我,我悔恨,豁出去了发现是无的放矢。
哼哼哼,我是个joke啊。笑啊,尽管笑吧我不恨你。

无心之人,有心之过。

对了,这篇是我听着avril写的,看不出来吧~够emo吧够二吧够蠢朋克吧~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