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口气看完了所有的《ヒトはタビビト》(旅人),心里酸酸的,我不该这么快把他啃完(虽然看得我要死要活的)。

     草野大叔真的与众不同,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了,脱俗,应该也不足以。大叔眼中所看到的世界总是常人不会在意的瞬间,而恰恰是着眨眼的瞬间,包含着不可思议的美妙。

     连载从1992年一直持续到1993年,那时天真的我,还沉醉在《忍者神龟》中,但令我欣慰的是,大叔一样天真地等待着……

    1993年了,距离NOSTRADAMUS预言的1999年还有6年,距离阿童木登场的2015年还有22年……

    NOSTRADAMUS预言:1999年是世界末日。小的时候听了好几遍,开始很期待(以为M78星云的奥特曼会来= =||||||) 反而临近的时候,早已忘了这样的预言。不知道1998年的最后一天,大叔在想些什么呢?

    从上大学开始,我每天都有写日记的习惯,因为正处于对未来飘忽不定的阶段,每天都有莫名的感触,颇有些“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感觉,但这也是成长的一部分,现在我翻出自己以前写的日记时,总有莫名的感动,也会更加有勇气坚持自己的梦想。将来到了草野大叔的这个年纪,再回都看看当时不成熟的自己,又会是什么心情……

    不过草野大叔说他不能坚持写日记,但坚持记录梦的日记。(笑),很有他的作风。我几乎梦天都会做梦,有甜蜜的,也有恐怖的。也有讨厌做梦的时候,特别是公布考试成绩以前,每次做梦里面美滋滋的,拿到分数就变得酸溜溜的。有相反的梦,自然也有预知的梦。所以明天开始,我也要有个“夢帳”!!!这也是件很有趣的事啊~

    在最终回中,大叔提到了“记忆幻觉”,简单的说,就是

    ……在人生当中一定有一次与现实见过的风景相同或相似的风景。或许是忘记了、或许是微妙的心理作用……

    对于幻觉记忆,我似乎也有这样的感觉,某些地方总有亲切的感觉。大叔独特的思维,觉得不仅是外貌,记忆也有遗传。我很喜欢这个解释,特地问了爸爸的感觉。没想到,爸爸斩钉截铁:“不可能~!”……这大概是“正常人”的“正常”回答吧。

    虽然人们对大叔的文章褒贬不一,但是我却更愿意沉浸于大叔所描述的美妙世界。就好像SPITZ的音乐一样,特别的,SPITZ的。跟着大叔的脚步,再一次用心去看这个世界,应该能发现更多不思议的美妙。

    最后,我决定要好好学习“博多方言”,跟着大叔的文章现学现卖~“Life is hard,バッテン Happy バイ”~~KAKAKA

#注:橘色句子为大叔原作,NATSU无责任翻译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