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阴冷的下午去有个俗气名字的中华艺术宫,也是第一次踏入了世博的中国馆。路盲照例走反了方向绕了很大一个圈。

因为这个名字带来的不好的联想,实际参观的时候反而觉得不错。正红色在这个季节颇有一股暖意,宽敞的空间也让人舒适。

image

慢慢地看了各国的祝贺展,可惜好多展品都撤了,对新西兰和大英的比较喜欢。
还看了底楼的名家展。谢稚柳真赞啊!而关良……真的不是随便乱画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