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家都排队结婚,而且还是宝洁的二十周年庆。本来默默邀请了我去参加宝洁的庆生爬梯,并且以各种小恩小惠的礼品诱惑我,可是我人在海南身不由己,只能悲愤地拒绝了。

 

上上个礼拜,我和以前大学舞蹈队的同学聚会了一小下。一聚会才知道,在大三之后,我就沉迷于各种打工,很少参加舞蹈队和话剧团的活动了,而其余的队员排练了很多劲舞,还去参加了“青春劲舞大赛”,得了第四名。我好羡慕他们,本来我也应该在青春劲舞大赛里得第四的,可惜年华不在,没有机会了。

 

菜花同学作为舞蹈队里的长辈,我记得她还曾经张罗过一场舞蹈表演专场,在那个专场里,我没有跳舞,但是我是主持人。这基本就是我和菜花的舞台,我主持,她跳舞,简直没别人什么事儿。菜花在吃饭的时候激动地说,青春劲舞大赛后,她、张冰和李畅在旁边的小饭馆吃饭,三个女生拿捏作势的还一人点了一支烟,旁边坐的一桌男的送了一盘烤串给她们。我一直以为,那个时候的我,青春、年少、很二儿,想不到还有比我更二儿的。

 

小苗同学和我基本属于一个行当,他现在是德勤税务的。在我的印象里,他就是一个吸溜着鼻涕跳街舞的小孩儿,现在竟然也混到德勤税务去了。小苗一瓶接着一瓶喝酒,边喝边说:“我觉得那个时候最快乐,我觉得那个时候最快乐。”是啊,我也觉得那个时候好快乐,不知道那种快乐哪儿去了?

 

小苗一直在问我们:“你们难道不想干点儿什么吗?”对于我而言,我其实特别想演一出话剧,跳舞就算了,我没有什么天赋,跳舞真的需要天赋和小时候练习基本功的。菜花说,可以开一个舞蹈工作室。她信誓旦旦地说:“在国外,很多学跳舞的人开工作室,有些人专门给好莱坞编舞。”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因为大家都知道不可能,给湖南卫视编舞人家都看不上呢,还好莱坞。

 

冬天在万龙滑雪,几乎每次都能碰到李畅,当她光速般地从金龙道上飞驰而下的时候,我正在中级道上扭捏着控制速度。所以她说:“滑雪不累啊?不就是出溜一下滑下来吗?”我回答:“那是你,换作我,我需要用尽全身力气让自己很缓慢地滑下去,这是很累的一件事。”

 

李畅当时的拿手之作叫“神圣舞会”,被我们翻跳了无数遍,我曾经带着菜花和张冰在安达信年会跳过一次,张冰带着菜花在自己公司的年会上跳过一次,菜花带着张冰和李畅在北工大跳过一次……这是很好的一个舞,非常炫,可是我已经几乎忘记怎么跳了。现在的我,只会走路。

 

贾欣同学和我当时的接触最少,他竟然开了一家小龙虾网店。他带了好几包小龙虾给我们吃,真的特别好吃,很浓的味道,唇齿留香,以至于……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用了罂粟壳。我在家看火影忍者的时候还打电话给他订了二十只,他三四环之间管送货的,3块钱一只,一天只卖二百只。他不知道我写博客,所以大概想不到我会在博客给他做广告,www.brosbar.com,这是他的网址。我的博客里,只要是朋友的广告,都是我自愿推荐的,真的好才是真的好。……

 

我本来今天还想写写和一位大法师的师兄见面的事情的,结果同学聚会就唠叨了这么半天,大法师师兄的事情下次再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