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新城区不缺开放的城市绿地,但非常缺乏有人情味的街道空间。我认为将来中心区修完,人情味会远不如老的罗湖,虽然罗湖很拥挤,但是正因为密集,才有连续性的商店可以逛,在街道里走来走去才能感受到人与人交流、互动中的“人情味”。

  而在福田中心区,我昨天从新的书城一直走到市民广场,觉得这是非常失败的一个规划。福田中心区缺乏小尺度空间的细腻设计。它是一种纪念碑式的城市空间形态,更多的是作为中心权力的象征物,而很少考虑如何通过连续的城市空间、肌理来促成一种生机勃勃的城市生活。为什么要设那么强烈的一根贯穿南北的中轴线?市政府为什么又要那么蛮横地横垮在中轴线上?作为一个“人民公仆”的机构,就不能低调一点?整个城市设计把封建帝王等级森严的权力秩序物化到一个二十一世纪的CBD中,这种规划理念不但陈旧,简直荒谬!

  此外,福田中心区犯了一个现代城市规划很常见的错误,就是局限于静态的功能分布。深圳城市发展本来就是非常动态的,比如大家一开始没有预想到未来特区的迅猛发展,走一步看一步,结果城市自发出现很多城市功能急剧转换的动态现象。比如以前的华强北是工业区,后来想规划成金融区没成功,却出人意料地成为很火的商业、餐饮区。再比如在深圳有很多大尺度的建筑设施是集多种功能于一体的,商铺、商场、娱乐、办公、居住混在一起,就象一个个充满活力的小城市。像原来的南国影城,虽然建筑形象粗陋不堪、环境也不怎么样,但是它内部有电影院、舞厅、餐厅、电子游戏室等,它的外围是一圈小商铺,向周边商业街开放,非常有活力。可今天福田的CBD却是完全静态的空间规划和建筑功能配置,这边一个图书馆,那边一个歌剧院,这边一个书城,那边一个市民广场,彼此间距又那么大,成为特别孤立的一块一块的东西。用这个起文化作用,那个起政治作用,另外一个起行政管理作用等此类的规划机械地分割了城市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