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这个“SuXie”(速写)系列则是稍晚些时候开始的,理念是“眼睛代替镜头,手指代替画笔”,用文字描绘一帧日常生活的剪影。比之手机/相机抓拍的魅力是,在多次的传递与复原中,那个场景不再固定,对于任何一个人,你都大可以抽取和想象出自己的版本。比如忘记一匹马眼中的倒影,但却对新鲜的马粪味道记忆犹新。

这个系列加注的标签是“SuXie”,速写,原来拟的题目是“城市速写”或城市素描,但一想,何必限于城市呢?心有所感,都可以写。

2010年06月05日 星期六   
晚上10点05分,建新电机行的卷帘门已经放下了一半。店铺照出来的灯光里,一对情侣并排坐在长凳上,默默握着手。他们的脚跟前,一只大黄狗眼帘低垂,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

2010年06月11日 星期五  
对面的楼里传来不熟练的钢琴声,断断续续然而万分熟悉的旋律充满了微凉淡灰的早晨,我却回忆不起它的名字。

2010年06月16日 星期三  
医院门口,一位穿着铁锈底色、白色纹样绸衫的年轻女人扶着一个双手按住额角的男人,指缝里有尚未凝固的血迹。我忽然醒悟:那件绸衫,不久前还是纯白色的。

2010年06月16日 星期三 
晚上,公交车厢,黑暗中悬浮着一张张被液晶屏微微照亮的脸。

2010年06月21日 星期一
立夏。站在窗口,热风扑面。对面楼的天台,晾着刚洗好的衣物,床单的白反射着日光的白,耀眼生花。

2010年06月23日 星期三
南京,入梅后的第一场小雨静静飘落,飘落在解放路,也飘落在新街口,广场上的孙中山先生,湿了。

2010年06月25日 星期五  
夜班大巴空空荡荡,每刹一次车,轨道里的上百个窗帘挂钩就齐刷刷地向前滑动,发出的声音好似八斤炒豆在笸箩中翻滚。

2010年06月27日 星期天  
在医院。一位妇女正在请人帮忙,在纸片上写下自己的姓名与身份证号码。「张贵芳。弓长的张。…你不要写得那么潦草,太潦草,我自己都认不得啦。」

2010年06月28日 星期一   
车上,前排的女孩在打手机:「今天晚上有比赛吗?不是英国?你不是喜欢英国的嘛。…哦,昨天比过了啊。输了?哈哈。……得了吧你,他们输球你跟我生什么气?不跟你这种人说了。」

2010年07月05日 星期一  
东京黑云满天,行驶中的汽车有的已经点亮了前灯。从一所小学的校舍里传出小乐队的排练,低沉的圆号与隆隆的鼓,恰似眼下缺席的雷声隐隐。

2010年07月08日 星期四  
热。小公园入口处的饮水台,一位微秃的中年职员仰着脖子漱口,一只奶牛花纹的猫咪卧在阴凉的石块上,呈一个毛茸茸的「C」字。

2010年07月14日 星期三  
居民楼的顶上飘着一坨白云,形状可以让你产生摸、躺、戳、揪、咬等各种冲动。

2010年07月16日 星期五  
地铁尚在暗黑的隧道远端,但它推送过来的气流已然充盈了整个站台。立柱旁一位女子的黑发在风中急速舞动,好像歼击机划破天空时的尾烟。

 

前几日读了韩松老师参加上海新世纪十年文学国际研讨会后的雄文《为了科幻活着》,其后小姬与飞氘也在各自的Blog上发布了侧记(见:小姬:现实的投影  / 飞氘:为了幸福的闪电),读毕心潮澎湃。其中飞氘写到,韩老师清晨五点即起,开始写作,实在令人动容。以前我想,自己写不出什么好的故事,大约还是生活历练不够,读书积累不够,也许再等十年方能写出一点有趣的东西。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是过于消极的,不应是“再等十年”,而是“再写十年”才对,对文墨事业有那么一点追求的,也许都应循着这个思路来。

另外韩松老师的短篇科幻小说《暗室》获得了中国幻想文学星空奖短篇部门的一等奖,恭喜!

题图:东京今天达到了35度,据说是今年入夏以来的最高气温。下午四点,一条小母狗躺在机修店门口,热得直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