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011年《南方周末》中国梦年度致敬盛典现场,每个参与者都免费获赠了一本线状《修身老课本》。书的内容是选自商务民初版《共和国教科书》,是以民国年间国语教科书为范本,由读库老六的团队设计制作的。这本书成为这个盛典仪式的主线:陈丹青讲《亲恩·仁爱》、高晓松讲《法律·自由》、易中天讲《自助·慈善》。三位的出场穿插在致敬颁奖环节中,成为盛典的题眼。

回家后仔细翻了翻这本线装书,发现真不简单。单看这书的目次,赫然有:共和国、平等、自由、博爱、选举权、法律、人民之权利义务、公德、人权……不一而足。而作为小学课本,课文通篇行文简洁、通俗易懂,如《自由》一课:

“所谓自由者,即天赋之人权是耳。凡人之身体、财产、名誉、信教、言论、著作、出版、集会、结社、营业、家宅、书信等,苟非背法律,皆不得干涉其自由。此人民固有之权利也。虽然,自由者,以不侵犯他人之自由为原则。若任情放恣,借口自由,非特有损道德,抑亦违背法律。人苟以自由为贵,宜知自处之道矣。”

寥寥数言,道出自由真谛。这些课本“上有信念、下有常识”,集二者于一身。现在的所谓大学生,恐怕也有不少搞不清楚这些常识概念的,而这些,却只是民国小学课本的内容。

之所以说现在的大学生可能也搞不清这些常识概念,并非是瞧不起大学生,而是从我自身的经历得出的结论。我自己真正接触到“自由、人权、平等”这些常识概念,并试着却了解它们的含义,是在我上大学之后。而且,也并非学校教育教给了我这些概念,只不过是大学里能够自由支配的时间较多,自己在图书馆里瞎猫碰上死耗子,自我教育的结果。可悲之处就在这里,时间都到21世纪了,人类现代政治文明沉淀下来的最基本的常识,居然还要通过瞎猫碰死耗子的方式才能接触到。更可悲的是,我还是一个文科专业,更具体一点是新闻专业的学生!

常识缺失的教育是脑残最主要的生产基地,去看看微博就知道,这个国家的教育系统制造出了多少脑残患者。而脑残这种病,比任何一种生理疾病都难治愈,它就像很多精神疾病一样,发病的时候你自己根本无法意识到。只有等你病好了,才能意识到。其实骂别人脑残,并不表示划清界限,我自己就清白无辜。我同样“被制造”过,同样是脑残病毒携带者,甚至有过发病经历。多年的自我教育只不过是缓慢的解毒疗程,但却不一定能保证根治。这是最大的可怕之处: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就成为你骂的对象。所以,真想变回小孩,拿起民国老课本重头开始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