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上《Double Bind 4》的时候,我希望这个系列能像《Dead Lock》一样出本外传,但转念一想,又有何可写?两对恋人该解的结也解开了,该做的爱也做了,么啥可干了。好歹《Simplex》在补完第二对的故事。《Double Bind》系列的配角得其所需,一切只待时间流逝消磨痕迹。

       再次翻开第四本开头,是以叶鸟为视角的描述。如果诸位还记得上本写什么的话,应该想得起来叶鸟在追踪凶手时遭暗算,被捅伤倒地。之后凶手把叶鸟丢进地下室,失血过多的他在意识模糊间看到了地狱般的景象——身边有一具已经饿死的尸体散发着腐烂的恶臭,还有被凶手诱捕的光田似乎中了毒,吐得满脸满身半瘫在地。祥则神志恍惚地念叨着。

        不过是个人都猜得出来,这部风格近似侦探小说的故事不大可能让叶鸟挂掉。所以那边厢必然安排了一出按部就班的“救美计划”。

        在主持父亲葬礼的新藤刚刚还跟濑名信誓旦旦他会以组里的事情为重,下一秒,部下告之叶鸟可能出事了,他立马亲自开着奔驰直冲出家门要去找人= =+,要知道这人左臂受伤吊带还绑着呢。好在濑名脑瓜比他清醒一点,替他担任驾驶位,两人一同去寻找失踪的叶鸟和祥。我就想当初濑名年少无知跟这位“二表哥”谈恋爱,也没见“二表哥”这么冲动过啊~

        巧合总是时机恰当,途中上条又打电话来问祥失踪的事,最后濑名把已知的线索和盘托出。可好,上条也搭上顺风车。于是,“二表哥”带着“表弟”和“表弟夫”火急火燎地赶赴千叶。幸亏叶鸟的摩托上安装了新藤可以追踪到的GPS,只是以前GPS的用途嘛,我想大约是新藤监视叶鸟有否外遇的工具吧(望天)。image

        值得一提的是开车期间,关于车内点烟的细节,三人关系竟然如此微妙。上条提出想在车内抽根烟,车是新藤的,自然要新藤点头。当上条拿出一根烟含在嘴里时,新藤主动掏出打火机点着,自己也点上一根,濑名说你们抽我也要抽!于是新藤直接拿了自己的塞到腾不出手的濑名嘴里,使得上条心里有点喝小醋,如果继续发展的话,上条也可以跟新藤对点一根烟的,英田大妈你绝对脑内过攻X攻的吧,绝对吧!……废话打住。

        三人来到凶手的大宅。按上条策略,直球,直接按门铃。当门打开的一瞬,按上条的推理最不想应验的景象还是出现了——开门的是美久。闪烁其词中破绽百出。而新藤也眼尖地发现叶鸟掉落在地上的耳钉,三人冲入室内一探究竟,美久仍旧波澜不惊地回应。焦躁的新藤早已按捺不住,急于寻找叶鸟,却猝不急防被躲在窗帘里的壮男偷袭。

       之后一系列动作场面略写。新藤额头受伤,战斗力-50,濑名被打得半晕过去,战斗力-90,上条和壮男缠斗,战斗力-30,最后上条制服壮男,壮男战斗力归0,上条胜利。

       面对被逼到绝境的美久,上条说:“你不是美久,而是她的哥哥怜一。”“美久”这才摘下假发,除去裙装,道出真相。

       高一时的美久因为长得漂亮,很受欢迎,同班同学光田向她表白,遭拒。因此光田怀恨在心,想出了报复美久的计划,并且伙同了不良好友吾妻,吾妻又拉来暴走族成员铃村和三泽,四人强暴了美久,并且拍下视频威胁她,如果报警就将照片和视频放在网上散发到学校。美久只好沉默着顺从。可怜她成为这群男人欲望的饵食,四人再次要求美久去他们指定的地点时,美久在郁愤中上吊自杀,虽然后来保住性命,也成了植物人。但美久家人却不知自杀真正的内情,再加上当时父母已经离婚,美久的哥哥怜一也离家出走中,所以直到美久18岁去世为止,怜一才在整理妹妹日记时发现了真相。

       怜一因为自小有性别错位症,总是把自己当成女孩子。与父亲,也就是上条的上司野野村管理官关系一直很僵,只有妹妹美久理解他鼓励他。初中毕业后他就离家去东京的GAY吧打工谋生,野野村也由于离婚,与美久母女关系疏远。得知妹妹自杀才归家的怜一,从读到日记起,就不断自责没能保护妹妹,杀人计划也开始在心中酝酿。

        怜一找来一直迷恋他但有些轻微弱智的马渊保协助,马渊正是袭击上条三人的壮男。怜一自己则去整了容,扮成女装后几乎和美久一模一样。然后他回到父亲身边,提出照顾父亲,并且希望父亲能接受女装癖的自己。野野村出于对自己没有担负好父亲责任的自责,默许了怜一以美久的身份成为女儿住在一起。

        接下来,按计划找到四人逐一绑架,囚禁,饿死。但在抛尸时恰巧让祥目击,当时祥人格突变成ケイ,并且敏锐地认出女装的怜一实际上是男性,所以才会在脑海中印下凶手形象是戴黑框眼镜的男子。再之祥因为儿时同样遭到差点饿死的经历,在潜意识里拼命追踪着凶手。那次在医院ケイ的人格觉醒找到男性打扮的怜一也是这个原因。

        上条早已通过暗中调查推理出了以上事实,但他内心仍然无法相信自己敬爱的上司野野村警官会放任杀人行为。怜一却否认父亲知晓他的罪行,只承认野野村知道他扮女装而已。上条劝说怜一自首,可一切为时已晚,怜一在说完真相后就倒了下去,他自认完成复仇大计,服毒随妹妹而去。

        唯一获救的受害人光田由于被迫喝下农药,受到脑损伤,后半辈子将与床为伴。新藤自然是不顾一切冲进地下室救起叶鸟,你侬我侬一番按下不表。精神状态极不稳定的祥也被濑名带回去。

        此案告破,媒体也披露了实情。虽然警方坚持凶手无论什么理由,杀人就必须由法律给予制裁,但各种同情犯人遭遇的声音也层出不穷,一时舆论甚嚣尘上。

        事未平息,上条独自探望病床上不久于人世的野野村,指出他早就知道儿子犯下杀人罪,野野村点头默认。此刻,上条向自己曾经最尊敬的长官敬了最后一礼,黯然离开。

        尽管四个强暴犯落到了应有的下场,但野野村一家也是家破人亡,如此凄凉的结局实在令人扼腕。个么我说句实话,对这些强暴犯人渣杀了他们才是太便宜,应该被操烂菊花再塞个鞭炮爆了菊才够哟~(←你这也是犯罪好吧)

        之后上条去濑名公寓看望祥的情况,祥的本人格始终没有再现。ケイ的人格当时拿菜刀要砍怜一的时候精神动摇,目前的状态连濑名都觉得棘手。最终还是在上条鼓励下,濑名对祥实施了催眠,祥体内的人格ケイ和ヒカル与祥逐渐融合,祥也道出了童年遭虐待的实情。原来祥果然有个双胞胎哥哥叫“庆”。两个孩子被精神失常的母亲关在家中两周,几乎没有水和食物,结果被饿死的是身体虚弱的祥,因此庆受到刺激。在监护律师找到他们兄弟俩的时候,庆说自己是“祥”。之后在庆便逐渐形成祥的人格,而ケイ和ヒカル则是庆压抑自己人格造成的结果。

       自从成功催眠后,现在的祥回忆起了潜意识里无法面对的可怕过去,承受恶一面的人格ケイ首先消失,慢慢地连开朗的ヒカル人格也逐渐融合很少出现。庆虽然以祥的名字活着,但精神状态趋于正常。随后不久,祥的母亲去世,事实上,他们的母亲自始至终都能认出祥是庆。

       另一边,新藤对病床上动了手术正在静养的叶鸟呵护有加。这次新藤又来探望,支开女儿和部下,道出了他们之间的秘密。其实新藤的女儿叶奈是叶鸟的亲生女儿,算是某种程度的互NTR吧……新藤的老婆美津香见喝醉的叶鸟很可爱,就来个饿虎扑食= =|||,竟然一次中奖,还带着肉球问新藤咋办,新藤听说是叶鸟的骨肉立刻同意生下来。面对比八卦杂志绯闻还劲爆的事实,叶鸟哭了,哎,我的意思是他面对新藤温柔地说:这是我们三人共同的孩子,你以后也要担负起做父亲的责任。叶鸟又感激又感动得哭了。我猜,经过新藤CPU处理的信息应该是美津香怀叶鸟的孩子=叶鸟生了孩子。

       上条一直事务繁忙跟濑名见不上几面,难得有机会抓他出来,和法医绘里和她BF兼下属的日下一起喝酒。濑名披着精英的外皮用欺诈师的口才把日下捧得飘飘然,日下对他们的敌意大减。接下来就是冷笑话爆点,绘里夸濑名是个好男人一定有很多女人追,濑名说我不会受女人欢迎的,因为我只喜欢男人。再然后上条很KY的说我就是他对象。在四人沉默数秒后,绘里和日下打破尴尬表示支持他们。

        回家路上,果然濑名又开始发蹭训斥上条说话太草率,他就是不肯说他是担心自家男人在警界的仕途么?不过上条的坦率是治愈濑名别扭的最好工具,他表白说即使濑名飞回美国依旧爱他,会追到美国找他,濑名的回应自然边蹭边肉麻兮兮的我爱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不回家搞一下怎么对得起读者?于是两人没羞没臊地才进玄关衣服就丢得差不多了。

        上条非常感谢赤松同学,他每次都很合时宜地把祥叫他家住一晚,给了上条好好跟濑名温存的时间。搞半天赤松同学是来本小说打酱油当丘比特的。其实上条还要检讨自己,濑名在进家门时抛媚眼抛得都快抽筋了,上条才反应过来该用粗暴一点的方式直接推倒,不要在意啥是在家门口还是楼上卧室的小问题啦~

        共度美好一夜迎来的是短暂分离。濑名需要赴美处理那边的事务,祥则准备回学校备考,但目标都是再次回到日本,濑名要开心理诊所,而祥申请大学。众人一起送机,上条在机场难得用手机肉麻了一番,濑名才过海关他就发来短信说好想他要见他。哎哟,夫妻房中话带回家说去,不要在公共场合丢人现眼了!!!

       倒是最后,濑名问新藤现在幸福吗?新藤望着远处手牵手的叶鸟和叶奈说:拥有了叶鸟和叶奈,我很幸福。新藤反问濑名,濑名的视线还在候机大厅的上条身上,新藤说,看出来,你现在很幸福。

       好了好了,他好我也好,你们都很性福,本剧散场,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