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才体会到那是一种困难的事情,犹豫了那么久,只是希望伤的人少些,伤得浅些。
若是没有当初突然地离开,想必会是很好的结果。
可是如今,事过境迁,物是人非。
愿没有耽搁更多。
我只能如此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