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太疲倦了,时间在这个夏季的出口停滞不前。我站在一个路口,等待着幸福会抵达,那怕绕很远的路……
                 
  一,出售一场悲哀
                 
  很久没有看见太阳了,天气却是越来越炎热。也许会下雨,只是天一直阴着,仿佛拖一秒是一秒。暑假开始的时候我在朋友那里找了一个画板做了个广告牌,用蓝色的颜料写了个人介绍,然后把一大摞证书复印件贴在上面,妄想求得一份家教的工作。
                 
  未果。很多家长在我面前走来走去,一点也没有诚意的样子。也许他们好奇的只是学经济的爱好文学,搞管理的擅长书画……终于,我厌倦这种无聊的挑选,好奇的看他们寻找哪个女生长的更漂亮一些。浅曾经告诉我,当你不知道苹果那个好吃之前,一定要选择个头较大色泽鲜艳的。当然,选女朋友也一样。只是,我没来得及得到这个机会就沦陷在浅的温柔里,乐不思蜀。也许大家都懂得这个道理,当然也有例外。毕竟把一个大块头放在家里不是很安全,所以选择家教和选苹果的原则相反。那些书生意气的男生总有比较优势。
                 
  只是生活总在贫困的时候让我们觉得这样逼近,而我能做的只有在别人的嘲笑面前装疯卖傻,在理想面前装聋作哑。看到身边的同学渐渐都找到了工作,心里突然沉下去,看着大摞的证书突然觉得讽刺。原来,心里渴望的和事实的发生总是大相径庭。
                 
  天气越来越热,天也越来越阴沉。我总觉得天再也不会晴了,而我仿佛是夜里盛放的花朵依赖着夜里那一丝清凉,苟延残喘。我觉得这个暑假应该找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放假的时候,有个曾经在那里做促销的代理商打电话让我去帮忙,我拒绝了。虽然做家教比做业务更有意义,但是对于生活会更实际一些。也许,实际的就是有意义。
                 
  当我把浅留给我的钱花的一分不剩的时候,终于等到一份工作。以前的一个做过家教的家长又让我去辅导他的孩子了。理由,也许只是因为我为人诚恳认真吧。姐姐说,什么事情难得过认真二字,可是为什么认真的人总是得不到好结果呢。
                 
  二,等待一场大雨
                 
  过了许久,天还是没有放晴。我总觉得生活局促,日子悠长又无限迅急,时间仿佛离夏至很近了,却又非常的远……也许,很多人都像我一样心里疾苦,表面却波澜不惊,强颜欢笑。
                 
  有个朋友找我写文章,我答应了。总觉得朋友托付的总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就像自己一样除非身不得已不会轻易麻烦别人。只是,我总觉得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静不下心里整理那些沉淀的语言。总觉得时间不长,却看到朋友急促的催促,你别不把我的事不当事办……
                 
  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也许是我把自己太当一回事了。
                 
  有时候我想,如果青春倒立过来是不是就不会流泪呢?可是,我还是这样坚持着,坚持着不流泪。那天有个同学跑很远过来看我,带了很多的水果,走的时候塞给我一百块钱。感动之余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突然觉得语言真是多余的东西。可是,我除了表示感谢还能做什么呢?
                 
  再过几天,再过几天,也许天会晴的。只是,我在期待一场大雨。
                 
  三,夏至,没有这份暖
                 
  有时候匆匆忙忙的挤出点时间想写点东西,很长时间却也不知道写些什么。也许,记忆永远都是无法臆造的,那些温情只需要这样默默的记在心里,并且时刻怀念。
                 
  那天孩子的家长对我说,他要去我们县城做事顺便把我带回家看看。很长时间我才憋出一句话来,叔叔弥补耽误你的事儿吧。那得事,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让你回家看看。我眼眶一热,赶忙擦一下。天太热了,汗水都落在眼睛里了……回程的路上,一种气息水一般会淹没了我。比如七月份夏夜星光弥漫的时候,混合着青草和泥土的气息。其实,我一直想回家看看爸爸妈妈,还有很长时间都不曾见面的小妹……只是,我总觉得在学校里多积攒点生活费会比和他们吃一顿团圆饭更亲切一些。
                 
  到县城的时候我对他说,叔叔,我自己做公共汽车回去吧。他说,不用,我直接送你回家就可以了。我还想说些什么,可是最终什么也没说。黑色的别克汽车驶进贫穷的小山村,我大有一种衣锦还乡的虚荣。下车的时候,他对我从车上卸下一箱五粮液和四袋大米,递给我两条泰山烟,说给我爸爸抽。我推辞着不要,他说还要谢谢你这样用心的辅导我们孩子呢,别客气。
                 
  天还没有晴,父亲的眼睛里充满了迷惑的神情。也许,古朴的父亲一辈子也没见过这样奢侈的礼品,只是我一直坚定而淳朴,他非常放心。拍着我的肩膀要我好好辅导人家的孩子,要懂得知恩图报。我重重的点头,算是一种承诺。
                 
  叔叔说,下午的时候来接我。母亲知道我走得及急忙去做饭,匆忙中絮叨着要杀鸡。我说,不用了,不用了,妈妈我在学校里经常吃鸡肉的,现在都吃腻了。简朴的母亲突然严厉的说,不要饿着肚子,但是也要懂得勤俭节约。我低下去说,知道了。其实,妈妈,我没有……
                 
  回程的时候,妈妈也给我收拾了很多东西,一件一件,仿佛要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给我带上。爸爸去摘了很多桃子。新鲜的桃子染满了村庄熟透的淳朴气息,鲜美的果汁透过表皮渗透出甜美,突然就觉得温暖……
                 
  四,爱你,永远都不够
                 
  浅一直担心我过的好不好。也许我过的好不好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可是我从来都不会照顾自己。
                 
  浅一直打电话叮嘱我,记得吃早饭,睡觉的时候要关窗,别忘记拔充电器,过马路的时候要看看有没有车,两边都要看……浅说这些话已经很多次,每次我总是装作很有耐心的听,然后任眼泪落在地上,找不到伤心的痕迹。我微笑,用很爽朗的声音对她说,一切都好,只是很想你。
                 
  天一直都没有放晴,也许这个暑假注定了阴雨连绵,只是如果沉湎于思念和爱,也许永远都不够。生活顺延成无声无息的样子,要怎样呢?谁又知道呢?时间缓慢冗长,我只是在夏至未至的时候等待一场大雨,等待一片久违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