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我先跟姚江请假,说昨天朋友引见的中院的人临时有会,爽了约,说好今天再去敲门试试。姚江夫妇疑心重,是那种据实想告也会怀疑的人,索性直接撒谎先去面试再说。

 

凯文跟所有的猎头一样,有洁白的牙齿,笑容带着审慎的客气,问完惯例的三五个问题后,他表示满意,于是双方都松弛下来,进入到共同探讨此职位具体事宜的阶段,就职位和我的契合度推心置腹地谈了谈,我表示其它都好应付,就是需要搬到千里之外,对个人生活的影响可大可小,凯文体贴地表示了解,决定在我,不妨再考虑一下,如果我愿意,他再安排下一步和公司的面试。

 

走出凯文的办公室,我有点意兴阑珊。想起年轻时在这样的宜人天气中逃课和陈坚去公园玩,过了一个周末去取照片,连洗相店的小伙计都说:“你们这卷照得不错。”那时不会想到,如今人届中年,生活和事业,没有一样安定下来吧。

 

回到公司,只有柳然在,招呼一声。我说:“今天清静。”柳然将指甲油放进抽屉说:“思思给保险公司送图去了。别的人都没看见。” 我落座后,先给梁打了个电话,他问:“面试怎么样?”我听他声音里并不带情绪,好像昨晚的争执不曾发生一样,倒觉得心里一暖,连忙说:“ 那个分公司还是有点规模的,现在广州办公室已经入住了300多名销售,总公司有意扩展成亚太区的销售中心。销售部的总监现在管着1500多个人,想想这些人每年开一次销售代表大会,就不知要忙成什么样。明年三季度再变成亚太区的中心,到时候扩租啊外籍员工的落户啊,都够忙的,所以我觉得也不是太理想,还是再等等看别的机会吧。”

 

梁轩沉默一会儿,我又连忙加上:“尤其是还要去那么远,总是不方便。”没想到梁说:“昨天你说的那个事,我跟小张提了下,你把区法院的判决书发给她先看看,如果她觉得不方便,你千万不要追得太紧。”我连声说好,大家没再寒暄,挂了电话。

 

我很快找到张莉,将判决书传真给她。一会儿她打来电话,快人快语地说:“这个案子案情很清楚,法院判得也不错,对方再上诉,应该也没有大碍,不必太担心。”我表示请她出来吃个饭,她更加快人快语地说不必客气,梁司“亲戚”的事情,肯定能帮就帮,但是她现在在休产假,改日见面再聊。

 

我又给梁打电话,问:“我是你亲戚?”他直接问:“张莉怎么说?”我汇报一下,他简截说:“知道了,我要开会,先这样。”

 

这时姚江到了办公室,我跟他汇报一下,他说请杨律师过来再商量商量。 杨律师很快来了,姚江问他意见,杨律说:“严玉这边的关系看来是靠得住的,咱们得趁热打铁,跟张莉见一面,这个人我打听了,她在中院的后勤部门,她老公却是经济厅说得上话的人,咱们不用见她老公,但一定得跟她表示一下。”

 

我为难地说,张莉在休产假。杨律不灰心:“这样啊,那就正好麻烦严总借贺喜去跟她见个面嘛,再表示一下。”姚江问:“多少合适?”杨律说:“这个,我就不方便说了老板,得您定。”姚江爽快地说:“ 你跟严玉商量个数,我全权交给你们。”我和杨律对视一下,想想董老师撇嘴的样子,我说:“杨律,您给个建议嘛。”杨律迟疑地说:“一万?”姚江说:“两万。严玉填个单子,找周琦把钱支出来。”

 

我忙说,先不着急,我跟人家定了见面再说。

 

忙又给张莉打电话,左缠右磨,耳朵都红了,真希望玛丽小姐来帮着说项,张莉才同意了,选了国际饭店的日本料理,约好明天见面。

 

第二天我带着牛皮纸的信封去赴宴,没想到张莉竟然到得比我还早,同座的还有一个打扮清新的姑娘。张莉亲热地挽着我手说,这几个月天天在家敞胸露怀地奶孩子,真谢谢我带她出来玩儿,并介绍同来的姑娘是她办公室的“工蜜” 小婉,比闺蜜还亲,在日本留过学,最会点菜了,今天要好好吃一顿。

 

大家岁数相近,聊得开心,尤其是张莉上洗手间的功夫,在夹道与著名影星刘晓庆碰了个正着,回来很兴奋,又更加丰富了话题。只是我一直没有机会将来意说明,心里有点不安。看张莉眉梢眼角,是个极之爽利泼辣的人,我此行的目的,她也心知肚明,但她绝口不提公事,更带了小婉在身边,我的牛皮信封一直送不出去。

 

好容易等到小婉去洗手间,我得空说“今天来得急,也不知道给孩子买点什么合适”,一边打开随身的包,张莉隔着桌子就把手伸过来按住,坚决地说:“严玉宝贝儿,咱们姐们儿不来这个。”我支支吾吾还要拉扯,但看看张莉的神色,也觉得硬送出去不合适,张莉看我犹豫,笑着说:“你看,今天我坐着小婉的车来的,连个纸巾都没带,你的心意我看着了,可是我也不好带啊。 ”

 

我还要说什么,纸门一开,小婉回来了。我只好作罢,服务员上了水果,张莉急着回去喂奶,小婉也说午休时间到了,我只好让她们先走。张莉说这顿饭吃得尽兴,亲热地说太喜欢我的小外套了,等她瘦身成功,一定要约我一起逛街。

 

她们走后我结了帐。这顿饭因为张莉在哺乳期,生冷不沾,所以也没点什么大菜,一共才吃了285。

我带着纸包回到办公室,姚太也在,我将纸包和饭费发票给了周琦,说了说中午的情况,姚太跺脚说:“这个严玉,还是面嫩。早知道,让咱们马小姐去。”又说:“你也是的,拐到国贸给她买个LV也行啊。”周琦在一边没话找话地问:“是不是人家收了咱们的礼,您才觉得踏实了?”姚太重重点头:“对。”我想那倒幸亏张莉没收,不然礼送出去,万一案子不成,少不了姚太又要怪罪。给杨律师打电话汇报,杨律说:“没关系,这事也急不得,咱们静静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