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的演讲比赛,得了三等奖。这辈子第一次参加演讲比赛,好耍。
现在回想,依然想不起来,这个演讲比赛的主题叫啥,大约是爱岗敬业,本意是歌功颂德。赛前已经跟系主任讲了,煽情作假要死要活我做不到,有一说一,温和平静。老大点头,这样没问题。
活该我得三等奖,人家一等奖,豁命亲爹都喊出来了;人家二等奖,声音大得掀棚,劳资最记得一句,党委书记冒着大雨亲自来看望加班到深夜的筒子们。靠!你丫怎么不去死。
没想到的是,民间给我发了一等奖,哈哈哈。很多人跟我说,最喜欢我的演讲,唯一听得进去不恶心不瞌睡的一个。有不认识的同事记住了我的名字,热情来招呼。还有人发短信到我们系里同事的手机上,说这个演讲的人好能干。晚饭时系里聚餐,所有同事跟我说,我们自己明白你的水平。
我这样混吃等死的人,很感动。拿什么级别的奖,真不在乎。但别人的认可,我在乎。煽情,眼泪,歌功颂德,声嘶力竭,这事关劳资的原则和底线,无论如何,绝对不行。这么想,这么说,也这么做。所幸,系里都能理解,所以,我说我喜欢所在的这个集体,是真的。
评委之一的赵老师,也是我们全体演讲者的培训老师,之前听说他是本市知名的专业演讲培训老师,也获得过多项演讲大奖。我这样的非主流,先入为主,设定此人庸俗不堪。于是,初次见面,我就问,老师,你是不是要把我们都培训成那种歌功颂德声嘶力竭哭天抢地不恶心死人不罢休的类型?他说谁告诉你的?谁说演讲就该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后来,我上台开讲,他说,我记得你,你的稿子最好,一个字都不用改;你的演讲和所有人都不同,坚持自己的吧。我以为他哄我开心呢,原来真是那样,他最偏爱我。得知我不幸抽中第一号,特意安排了好多环节,他公开说,就是为了第一号的我不会太吃亏;正式比赛那天,他一直微笑看住我,给我很高的分。谢谢年轻的赵老师,因为你懂得爱我,哈哈哈。
赛完在电梯间偶遇另一校内评委,她说我的演讲真不错,可是故事不够感人。你要感动鸟,我就恶心鸟,这事关原则底线,嗯哼。
赛完我唯一的麻麻电话来,说她念书时参加过大大小小的演讲比赛也从来得不到一等奖,因为她也不会尖嗓子也不会煽情,但是,每次比赛总有那么一两个评委最偏爱她。妈的,我们母女要不要总是如此同病相怜哦。
比赛神马的都素浮云,唯一让劳资瀑布汗滴是,无论是我们这一代、我们上几代、我们下几代,所谓演讲,评判标准从未改变,而这个标准,你们懂的。当那个脸上擦了三斤粉、假睫毛足有半米长的评委之一来为我颁奖,本小姐微笑接过证书(妈的,破学校连个奖品奖金都米有),对不起,谢谢二字就免了。世界就是这么小,介女人居然是我一闺蜜的熟人,某区文广局一公务员,唯一的噱头是参加过本市电视台啥子新娘啥子婚礼真人秀选拔大赛。介样滴人也有评判资格?!哼哼,丫给我很低的分,我也就无视丫,扯平。是是是,我没礼貌,我小心眼,啦啦啦,劳资是睚眦必报滴天蝎座。
image
在学校网站上看到这张图,请围观,热情滴评委小姐和蛋定滴本小姐。喜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