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到达上海。演出之前的提心吊胆,于是一次又一次的打电话给美人确认,我在电话这头:“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她在那端笑道:“肯定演的。” 15号下午拿票的时候在逸夫大堂遇到了ACER。傍晚捧着鲜花在后台等美人,没一会儿她就来了,看着她那指甲油的颜色很好看,捧起她的手说:“老师,这个颜色可真好看啊。”她啪的一下顺手打在我的手心。晚上天蟾舞台第一排八座。静静的等待着华文漪出场。掌声中,她缓缓的走到九龙口,这一刻我比看《墙头马上》时候还要心潮澎湃。谢幕,我捧着花献给她和蔡蔡。之后,站在侧幕看着她和蔡蔡第二次、第三次谢幕。她在台前盈盈的笑着,我在侧幕一直看着。后台人非常非常多,管理人员很强大,一道门阻隔了n多希望近距离接触他们的人们。等我找到朋友再到化妆间,她已经准备脱去红帔,我急着喊道:“老师老师,我还没有合影。”她回头:“啊,你还没拍啊?快点快点。”于是她系上红帔的扣子,来了一张合影。她卸好妆,我拥抱了她一下“老师,我很感动。”她笑:“你感动什么?” 好吧,我承认我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 拖着她的化妆箱走出逸夫后台,夜风温热。 16号下午去她家,几位朋友和她一起聊天。我说指甲油颜色好看,我要拍,她摆手势,于是我相机手机齐上阵,哈哈。她指着墙上一张照片说:“你帮我拍的这张蛮好看的。”我一看是2007年上海演出《墙头马上》时候拍的,我说:“当时洗出来您觉得不好看呢。”她说:“我没说过”。我“……”(我有录像我有人证55555555555)想起两份早年演出场刊的事情,我:“老师,61年去hk演出《白蛇传》其中《游湖》是您演的吧?”她看着我笑:“你不知道吗?你怎么能不知道?”我乐了:“《游湖、借伞、说许、结亲、酒变》是您,《盗仙草》是王芝泉,《水斗》是王君惠,《断桥、合钚》是杨春霞。”她:“这不对的嘛。”我:“后来的全本《白蛇传》您演的《断桥》,这两个版本有什么区别嘛?”华美人:“61年赴港演出那个是京昆合演,后来是昆剧的。京昆合演我就演《游湖、借伞、说许、结亲、酒变》,昆剧版本我就演《断桥》” 。我拿出手机给她看图片故意逗她,她也故意逗我。大家嘻嘻笑笑的,时间过的真快,和她道别去了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