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才不过是个放大器,内涵才是真功夫。

    为了做一个案例分析,在网上查资料时,无意中了解到,《演讲与口才》杂志社前主编邵守义先生不久前辞世了,满难过的。虽然和那位主编非亲非故,但是他曾经主编的杂志却伴随我读过成长路上的许多时光。

    《演讲与口才》是在我比较“静”的时期走进我的生活的。小时候,为了帮助我克服怯场的毛病,妈妈常常鼓励我上课要积极发言。我这样做了。其实,很多回举手时,我都没完全想好该怎么回答,心也跳得很快,但是我知道应该勇敢点。为了帮助我更好地表达自己,妈妈给我订了本杂志,那便是《演讲与口才》。那本杂志很不错,有许许多多生动的例子,鼓励你敢于表达,并教你如何善于表达。此外,每期的扉页都会有一篇散文,我爱读那些当时年长我许多的青年大哥哥大姐姐们的文章,那些文字教会了我用心观察、用爱思考,口才不过是个放大器,内涵才是真功夫。至今,我还记得那扉页散文里的一些美丽的句子,比如,“烟花的每一次绚烂都来自痛苦的燃烧”;早春的满山花草可以“俘获”我们的心灵。

    每个月《演讲与口才》被送到家的时候,我都异常兴奋。它像一个老师,更像一个伙伴。在我发现自己可能会有个弱点叫自闭前,它已陪着我走出了自闭。每当想起那些杂志,在课堂内外,我便有了许多勇气。初中的历史课上,我曾经和一个男孩子竞赛讲故事。尽管最初读到那些故事时,它们只是印在台历上或登在报纸角落里的几行短句,我却能即兴发挥,尝试着把它们变得很有趣、很深刻,努力让同学们看到一个个生动的人物形象在眼前晃过。

    不知何时,“静”下班了,“动”开始主导我的意识。自闭的倾向连半点影子也找不见了。于是,我更加喜欢在众人面前表达与分享自己的想法。

    人生很有意思,虽然每一天你都会older一点,虽然每一天都不会重复再来,可是,有一些来自潜意识的细微感觉却仿佛有个周期,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造访一下,不请自来。这个周期与某些感觉的持续时间,有长有短。比如,当“动”来临,有一段时间会拼命想旅游,可能也就去了,并且会觉得人生啊,就该多走走多看看。但是,一段时间后,当“静”来不知不觉地,又特别喜欢待在家里。就算碰到长长的公共假期,也懒得出门。就算被某人拉着出门了,却也没有多少心思看山听水,只是把居住地点临时更改了几天而已,依旧会去超市采购,从饭店回酒店的路上也不会忘记买点水果和甘蔗,晚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啃。

    人生如水,适应就好。然而,当“静”与“动”的元素在意识中快速切换的时候,适应并非易事。有的时候,烦躁与苦恼,甚至空虚与绝望,会跟着接踵而至。说不上为什么会有一些这样的情绪,可是它就是会跟着你一段时间。回望有《演讲与口才》陪伴的日子,便有了许多勇气和信心。“境由心造”,至少,我们可以试着去做好每一天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