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建立的规则,我们家看什么电视,听什么歌,拉不拉窗帘,开不开灯,什么时候要上床睡觉,这些全都是Z来定。

为什么我都不提抗议呢?我想看自己感兴趣的片子,听我喜欢的歌,我喜欢在天气好的时候把窗帘拉开,晚上我喜欢开大灯,事情做完了我自然会睡。

三年了吧,似乎一切就这么定下来了。我不知道Z有没有意识到,这些是我在妥协。

更不用说其他,周末想和朋友出去吃个饭,也必须抱着愧疚的态度去跟他讲,如果他不高兴,我就很难再理所当然的跟人家出去。

更更不用说,如果我想自己一个人或和其他朋友一起出去旅游,这种事,已经完全是不可能。

别人都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这么妥协。我也尽力为这种妥协找理由。

然而,在Z看来,我根本没妥协啊,我总是高高在上,固执且从不让步。

我到底在过什么日子呢。

大师觉得我现在的生活很正面,我都不知道她从哪些线索里观察到的。

我只是不喜欢再把所有的负面情绪毫无保留的宣泄在博客微博微信里了。

我自己知道,年轻时仗着有人喜欢和关注我,我可以放肆的去宣泄,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得到回应。现在不同了,第一是没有人再会来真心的关注和回应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第二是这种做法对于33岁的女人而言的确过于幼稚和可笑。

没有一个朋友会知道哪一天我因为什么事又在厕所里哭成傻逼,甚至于一遍遍的在脑海里思考如果我自杀了该怎么提前安顿好父母的晚年。没有一个朋友知道我在糟糕的时候有多糟糕。

很多女人可以从婚姻里得到些什么,比如一些依靠,一些宠爱,一些做人老婆的温暖。

我从这段婚姻里得到了什么呢?我觉得好像是我自己走进了一个错误的迷阵,这个迷阵里已经有两个人,就是Z的父母。他们无从选择,从Z存在于世的第一天他们就在这个迷阵里了。

这个迷阵就是:和Z最亲近的人,会变成他最憎恨的人。

我很肯定的是,当时选择结婚,是因为爱。毕竟除了所谓的爱,他什么都没有。

相爱和相处,果然他妈的就是两码事。妈妈们的道理,当年听来是世俗,如今想来是真理。

我不知道自己还会妥协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