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3日,温州动车追尾
7月23日,很多生命逝去
生前未必多有尊严的活着
但是死去,却是如此没有尊严

我总觉得应该做点什么
可是实际上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这个社会在愤怒
但是我们除了愤怒
还能怎样?

有人说
我们没有一个人是看客
我们都是乘客

我们包括那些zf官员吗?
包括那些下令停止搜救的人吗?
包括那些下令掩埋车体的人吗?
包括那些不管社会信不信,只自己信就可以的人吗?

我们除了出离愤怒,出离悲痛
就只剩下了出离被欺压,出离被奴役

自由,平等,尊严
多么美好的字眼
只是离我们却又何其遥远

逝者已矣
生者该如何?

转载天涯文章:

前不久,寒枫讨论过中国社会正在被戴套者强奸。话虽不好听,但只要能说明问题就算达到目的。我们知道,奸淫社会者之所以要戴套子,是因为怕弄出事来不好收场! 而套子天生的功能就是欺上瞒下。当麻木的时候被迷奸,当清醒的时候被强奸,而大多的奸事通常发生在半醒半迷之间,以至于不痛不痒! 将这种状况引向国家命运的未来走向,前景无疑是令人担忧的。中国社会的现行秩序若如此被迷奸下去,在资本异化的今天,现实社会如何能引领社会现实走入良性路径呢?!

     在灾难面前,平时以热点标谤的门户型空间会悄悄地将热度收缩,实质是一种婊子行为! 平时竖立起来的牌坊脸面在重大事故面前被谁无声地掀翻在地! 这个时候,传递爱心的微博空间携同博客世界,无形中充当了民众精神斥求的绝佳地域! 这种被夹在门缝里向社会发出的弱弱的呐喊,从社会的角度看待这种现象是极其悲哀地事了! 中国社会正义之声的尴尬处境由此可见一斑...... 
    
     723事故是一起严重地社会事故,对于社会的悲惨意义是可想而知的。从以往中国社会面临的重大灾难来看,每一次重大灾难的来临,除了举国上下紧张地投入救援就是举国上下发自内心深处那种真挚的祈祷! 而唯独这次事故遭到举国公民普便地一边倒地质疑或唾骂! 静观几天以来社会舆论的导向,主要可以归纳出以下几个方面的原因。
    
     一、救援工作被质疑。救援力度不够以致于更象“打扫战场”! 
    
     依据是在有关方面向外宣布无生命迹象而中止救援工作时,一个小生命却“奇迹”般地被“意外”救出! 而相关负责人的解释是:“这是生命的奇迹!” 呸......这是亿万国人的唾骂声! 这种地面救援工作究竟具有多少难度呢?! 国人心中的不平,正是对有关方面无视生命之重行为的愤怒出离! 
    
     二、被认为“挖坑掩埋失事机车”。
    
     这是公众万万不能理解和接受的行为! 事故发生了,是否我们需要在痛定之后对事故做出理性的分析?! 是否对车箱内做过仔细地搜索?! 是否对车箱内属于乘客的遗物进行仔细地收集呢?! 也许,在财大气粗者眼里,乘客的遗物值不了几个人民币。 但做为乘客遗物或死亡后的遗体却以人格的外延方式从人性的角度要求每一个活着的人以及每一条与其相关的制度都应当无条件地给予尊重!
    
     三、事故疑点重重。
    
     就舆论反映出的相关内容上,在事故没有得到权威的科学地能让公众充分相信的认证之前,恐怕没有任何理由从主观上野蛮是封闭众人之口吧?! 是否有人大声叫嚣过:“控制记者?!” 是谁在如此悲剧事故发生后笑得如此灿烂?! 日本人的种当然不可避免了! 这到底是谁呢?! 骂几声出出气恐怕没有什么不可以吧?!
    
     四、摄像头下嚣张的几辆挖掘机对于车箱的破坏作用难脱“毁灭证据”之嫌!
    
     随着挖机的疯狂活动,不时有物品从车内被抖出来,这充分说明了车箱内并没有被相关责任者清理完备! 这仅仅是难度的借口还是恶念之下的欲盖弥彰吗?!
    
     五、经过“紧张”地清理后第二天正常通车。
    
     这一果断的具有能力上无与伦比的潜在张力,无疑再次触痛国人还没有安宁下来的精神! 试问:既然有如此魄力为何救援上被公众质疑得一无是处呢?! 是装糊涂还是别有隐情呢?! 尤其在当下公众质疑之心未得到合理满足的敏感关口! 
    
     可见,被人唾骂“桥上赚钱忙,桥下尸骨寒”绝不是公众不近人情吧?!
    
     我们目前举国上下正在承受着突如其来的历史性灾难。
    
     对于日本媒体的谈笑风生,寒枫没有感到丝毫的难堪! 前不久,日本人叫嚣着严厉追究中国船长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你给它们多少物质援助也无法从根本上感动人家的民族情结。无论以怎样光面堂皇的友好对待日本所谓的友好往来,在主权的排他性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行为,这是民族特性向主权概念的正常回归! 换句话说是主权对于他国来说具有无条件地排他性质。
    
     只是我们亦知道,正常情况下的社会心理在面对重大社会事件,总能无形中将久违了的民族凝聚力重新拾起再贯穿起来!
    
     但这一次不所不同,几乎一边倒的社会舆论象愤怒的潮水一齐涌向铁道相关部门。这不是一种好的现象,这无疑是一系列非理性的行为触发了公众对道德承受的最底线! 
    
     尽管中国社会的道德不是建立在康德的理性原则之上,尽管基本的助人为乐在西方人眼里不足将其纳入道德范畴。 理论上我们的道德水准似乎处于西方关于道德概念的规定之下! 
    
     然而,在不同文化制约下的社会生命现象在本质上是不需要谁来认同的。我们需要认同的是符合我们自己的道德体系,尽管在这一点上我们不需要别人来指手画脚,但我们是万万不能容忍我们的同类来破坏这种现行的社会道德秩序! 因为他同伦理精神一并被贯穿到中国社会、同主权意识相并列到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上来! 
    
     那么,中国社会道德秩序又是怎样一种情形呢?! 
    
     寒枫认为,纵观历史上中国社会的道德特点,我们不难发现他具有无形而有序的特点、并牢固地建立在“心安”之上! 
    
     心安二字的绝对价值来自----善良的愿望和意志! 尽管简单、但受用无穷。尊重生命当然要包含尸体,他是人格在人性范畴内的外延! 掩埋只会激起更广泛的民愤。而民愤无疑是从每个正义的中国人身上散发出的“感同身受”的精神再体验----机械的魔手呵! 野蛮地将灵棺带肉、无情地撕裂成碎片、掩埋! 亿万双恐怖的眼睛、敏锐地深入到泥土......
    
     今天,就在英雄主义时代隐退的今天,儒家一直以来以道德典范为为官之本的传统在今天中国社会被资本同化得面目全非的时候,机车事件却将本已不坚强的道德秩序引向了需要时代思考的十字路口! 
    
     道德的灵魂,在无知的行径下仓惶落魄! 道德呵,已不堪承受生命之轻! 明天,中国社会还要去发展,依靠什么呢?! 恐怕不是财大气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