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与老母在家里的长餐桌上,乒乓。小胜。一来不忍,二来不精。 佩服母亲当年业余生活的丰富。二胡,口琴,跳舞,歌唱。一个人就是一台综艺晚会。 接下来,与儿子大战。小样,刚学3天,就与我不相上下。虽然得胜,依然郁闷! 最后,老公上场,他对我扬了扬脖子,主动要求,不对我杀球。以证明男子汉的实力。我心中暗下毒心,在比分大大落后的情况下,抓住一个机会,用一个漂亮的弧线,对着对面飞来的一个高球,狠狠地扣了过去。 一秒钟我发现,砸到地板上的,是我。后来据围观者说,我以一个绝对猪吃屎的造型,笔直地趴了下去。 导致后果,膝盖淤紫。痛啊痛苦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