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系列文章之一
日元走势仍旧鬼祟
可见凡事都要还的

  
原本,日元或许是最没有悬念的国际货币之一。然而,伴随着大地震,日元的未来骤然面临巨大不确定性,同时也迎来最好与最坏的评价。

  3月11日地震当天,日元经历先跌后涨;此后,日元汇率震荡向上,3月16日纽约“过山车”般股市午盘,美元兑日元(81.05,0.1000,0.12%)震荡下滑,盘中跌破80.00关口,79.98点刷新了6年以来最低点。

  日元第一时间走低,自然源于地震的恐慌,属投资者本能反应。随着事态进展进一步明晰,日元随后走强,则主要来自于日元回流日本国内的预期,这一预期则基于地震救援、灾后重建以及支付保险赔偿金需求。

  为什么负面信息会加强日元走势?摩根大通日本经济研究部门主管佐佐木融(Tohru Sasaki)认为基于日本是世界最大的债权国、 拥有世界第二大经常账户余额、且没有大量来自海外的所谓“热钱 ”这三点因素。日本负面事件将会产生如下结果:首先,可能将导致资金回流日本以弥补损失;其次,可能导致日本市场风险承受度降低,这将损害海外投资的兴趣,从而将引发净日元买入,由此贸易及收入双双出现顺差。他认为尽管日元未来几天可能出现短期贬值,但是未来几个月内将成为最为强劲的货币。

  市场普遍认为上诉因素均支撑日元走强,而且不会发生日元抛售:日本国内投资者持有超过9成日本国债,海外投资者持有量与之相比非常渺小。尽管日经指数,14日至15日累计跌幅达16%暗示有不少投资撤离日本境内。然而从日元国际投资头寸来看,日元仍旧保持净进入,这意味着有更多资金流入日本境内。

  日元近日走势也印证了经济学上的“破窗”理论:打碎一块玻璃,却可以滋生出玻璃的需求,对于厂家、行业都是福音——这一理论解释了地震之后GDP的反弹。一般而言,地震之后一般会存在GDP增速的加大,这也体现了GDP作为流量概念与国民财富作为存量概念的不同。

  回溯历史,日元回流也得到数据支持。1995年日本阪神大地震,造成的经济损失约为40万亿日元,6433人丧生,104906间房屋被彻底摧毁。地震4天之后,美元兑日元攀升1.9%,达到100.23日元峰值,之后回落,随后又在地震后一个半月时升值,最终在4月19日跌至二战以后最低水平79.75——这一段时期日元升值幅度在整个20世纪90年代都非常少见。虽然该时期日元升值不完全源于阪神大地震,然而这确实也被认为是最重要的原因。

  伴随着日元进一步走强,目前市场分歧也日渐加大。有人认为是日元汇率最好的时光,有人则认为是做空日元最好时机。与摩根大通等机构不同,法国巴黎银行就认为,日本目前不得不再次扩大负债,因而目前正是十年难逢的做空日元的良机,由于欧元区正面临加息预期,因此他们长期最看好的是日元。

  进一步看,日本经济的昨日决定了日元的今天。上世纪80年代如日中天的泡沫经济破裂之后,日本由于长期奉行凯恩斯主义,财政负债累累,超过GDP200%,财政赤字也超过7%,可谓富裕国家群中最为债台高筑的政府。与此同时,长期的萧条与不景气导致日本政府长期奉行零利率政策,日元在外汇市场一直走软,长久以来一直扮演着国际投机者最喜欢的息差交易中的低息货——他们通常借日元买入澳元等高息货币,赢取不菲收益,利差可高达7%,日本家庭主妇是其中主力军之一,她们也被统一称为“渡边太太”。

  然而,日元汇率最终还是取决于日本下一步财经政策与货币政策,重建资金来源成为关键。3月16日,为了提振萎靡不振的日本股市,日本央行再次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注入5万亿日元的流动性,至此日本央行已在3天内通过即日操作向市场累计注资28万亿日元,累计高达31万亿日元,创下规模之最。阪神大地震损失仅为GDP2%,如今日本地震很可能成为史上最昂贵的地震。伴随着核泄露事件不断升级,世界银行初步预测日本经济重建费用超过1800亿美元,甚至有人认为损失将达日本 GDP20%。

  日元的前景并不乐观,如果回流导致过高升值,则会进一步妨碍在地震中已经受到重创的出口,日本政府必然出手干预,与此同时,重建资金对于日本政府并不容易,对于日元走强并非福音。如今债务缠身的日本与20世纪90年代负债不到六成、居民储蓄率高达10%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日本主权债务危机升级的疑虑始终存在。面对国内党争不断、社会老龄化、产业空心化等严峻现实,可供日本政府的政策选择并不多,加税、发债、赤字货币化也就是所谓的“印钞票”是几个可能的举措。前者是政治自杀,发债则空间不多,印钞票可能会成为当下应急之举,然而如果如此,长期饱受通缩之苦的日本经济或许迎来通货膨胀,日元的信用将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