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这样的地方开店,真是应了一句话叫做狗屎运。当地的民风纯朴的要命,为了拿到两桶食用油的礼品可以去买价值560元的没用的电器。我们免费送货他们宁愿自提,原因是钱都给我们了货没看到不放心,供电局停电从来不通知大型商场。生意却好得吓死人。物流送货到121点也很少有人摧,他们顶多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我们把货送到就成。在这样的地方做客服倒是我也不急了,只怪物流不争气,配送能力太差。

   

好多天没上网没写东西也没看电影了,我怕自己都快废了。现在我三五天不写字就心里慌,大概是神经质了。这个新开店依旧没有帅哥,消协送礼时倒是狠狠向MP3业务员抛了几个媚眼,让他送了我三个MP3,我转手送给消协三个老头,搞定!小家电的那个柜长是从杭州调过来支援的,很干净的样子,我对这样的类型很不能抗拒。可惜能力太差又自负,这几天他负责的“场子”搞得我晕头转向,看来皮相真是不能与内在成正比。说起来我就火大,实在忍不住就训了他几回,他终于领教我笑脸背后的“凶狠”,于是从此见了我就苦笑。可惜啊可惜~~是我对男人要求太高?也许。虽然身为女子,但是我依旧看不起大部份任高职位的女人,她们的小心眼比魄力要大很多,而成功者往往就是要不拘小节,我到不久前才发现自己挤牙膏是从中间挤起的,看来我前世一定是男性。

   

对男人的要求是气质与味道胜过皮相,但是皮相好的往往我会更开心一点点。没办法,男人其实对女人的要求也是这样,为了公平,上帝创造了我这样的自恋狂。看不起女人的另一原因是她们往往做错事会找理由,甚至故意狡辩,物流配送能力明明达不到当初她承诺的量,还要给我嘴硬,我也不跟她多说,直接把投诉递给她了事。我是这个公司女性管理层里的“男性”,当初营销用那么恶劣的方式来“镇压”,我用火爆的说服力将女人们“团结”起来搞他们。这次开店也是一样,所有女性管理人员受了委屈都来找我诉苦,无形当中就把我当男人来用,我盘算着自己是不是也要练几块“失恋肌”出来。

   

越来越奇怪的就是,我在男人面前是女人,在女人面前就成了男人,在我爱的男人面前则是个孩子。我是越来越矫情了,真地非常讨厌自己这样的转变。女人如果学不会自然就完蛋了,我是那么想回家去,步步高的厂方业务说要送我回家时,我还是拒绝,死要面子到这种地步,还有什么“风情”可言?算了,就让我这样自生自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