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四在某某盛典的红毯仪式上冻了整整1个小时,当晚嗓子就感到不适,再加上夜宵吃到凌晨3点多,结果第二天就有了感冒初期征兆。于是迅速开始喝板蓝根冲剂,希望能先发制病,结果终究还是感起来了。
        1个月前在米兰也感冒来着,三天就迅速好了,也许是意大利美食的诱惑给了我战胜病毒的决绝信心吧,仿佛各式的Lasagne和Spaghetti在我的胃里齐声叫嚣着“你可是要错过我了哟!”、“看看你这身体,被你这样吃掉岂不浪费?”这么着,到罗马时已经痊愈。
        我没太多医学常识,只是觉得自己得了甲流,在意大利这样觉得,现在依然这样觉得,到底是不是呢?截止目前还没有答案。据说现在感冒患者中70%都是甲流患者,说到数字,昨晚吃药时着实让我为难了一下,为什么呢?让我先来描述一下:这是一个100毫升装的双黄连饮剂玻璃瓶,瓶子外壁上共有8道等分的刻度线,说明书上这样写道:每次服用20毫升,一日3次。。。
        自己数学一向不好,准确来说是差得要命,所以现在每每看到药物或食品包装上诸如此类的说明书,就真真切切地感到一种挑战。这种挑战,数学灵光的人自是不会理解。
        
P.S.:最近电台里有这样一则号召大家学英语的广告,广告词是这样的:CBD有一半的白领可以用英语自由交流,你愿意做多数还是少数呢?
        数学不好,生活起来还真是麻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