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里有挺长一段时间了,好像从上学期近期末的时间就开始了,曈曈的学校一直在为一个大型的“低碳生活“展示活动做准备:在家搜集各类饮料瓶盖并上交学校;学校征集“低碳游戏”设计方案;小队活动用环保或回收材料制作文具;上周一晚让孩子们突击制作“环保文具”,等等。

         上周,听说曈曈学校的女生们都集体购买了新裙子,以及配搭裙子的黑皮鞋和黑及膝长袜,这周曈曈书包里又多出一条簇新的红领巾,说是学校发的,不得遗失,要在周三的展示活动上戴。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次相当规格的展示活动。包括我在内,也要在周三中午赶到学校,作为家长志愿者参与这次活动。

         到了学校,穿上学校配发的志愿者T恤,戴上帽子,看着学校树起来的大型展示牌,以及已经布置好的各类活动区,再一次觉得此次活动非同凡响。观察了会儿,大概是市里的活动,来了很多外校的老师以及领导(领导我们都没有看见。),逐个参观学校的各类“低碳生活”展示区,有“低碳游戏”、“低碳食物”,班级“低碳小制作”队会活动等等,不一而足。

         我被邀请主要是因为去年我为了应付曈曈学校的作业,“突发奇想”设计的“低碳地滚球”游戏,获选学校评出的“十大低碳游戏”,所以这天要到学校,跟曈曈一起,布置这个游戏,并且跟前来参与这个游戏的一二年级小同学介绍这个游戏,并带他们玩。

          游戏其实很简单,就是若干空饮料瓶略加些水(增加被碰倒的难度),像保龄球似的排成倒三角的一片,然后用报纸团成的报纸球隔着一定距离撞瓶子玩。因为取材都是待回收的饮料瓶及报纸之类的,故称为“低碳游戏”。当时也是正值曈曈大考的关键时期,天天作业到很晚,还要上交这个“低碳游戏设计方案”,实在来不及了就瞎想了一个,没想到还被选中了。

         中午的操场实在是很热,好在时间并不长。来来走走了好几拨小朋友,我跟曈曈分工,他负责摆瓶子,我负责捡球以及讲解游戏规则,还捎带维持下秩序让同学们不要踩线什么的。孩子们都很可爱,只是略略有些拘谨:他们知道这是一次很重要的展示活动,有外校的老师来参观,要表现好要守秩序。但摸着圆滚滚的报纸球,又掩饰不住爱玩的天性----谁都想多玩几次,但既然是展示就是有时间规定的,每人只有一次机会。与其说是游戏,不如说是一种表演----演给人家看的。

         看着这些孩子,我实在觉得他们跟我们没什么两样----其实是不太守秩序的,只要没人管,之前被叮嘱过的“要排队,一个个来”的话是没什么用的,大概就是我们不断地教他们,傻乎乎地排队永远只能最后一个,别管那么多,往前挤点儿,再挤上去点儿。不知道为什么,参加过好几次学校的活动,给我最深印象的,就是排队规则之形同虚设。孩子们探头探脑地挤着,我忽然觉得很失败,虽然我并不是这种失败最直接的参与者,甚至我还努力地想要挽回这种失败。

         我跟每组前来游戏的孩子都大略地介绍一下该怎么玩,也常会遇到孩子问我,可不可以这样扔球,可不可以那样扔球,基本上我都会说:“可以,没问题,你试试看。”但总的来说,我还是觉得他们很拘谨,偶尔的有个别男生会突发奇想让我惊喜,但我也看得出,这类孩子大概平时就比较边缘,经常要被老师挫折的那种。

         接下来,我们到各自孩子的班里去旁听他们的“低碳小制作”主题队会。这天除我之外,曈曈的班里还来了另外两位家长,他们都带了照相机,不停地拍着,我有点儿后悔,我又忘了。

         队会开始了,主持人是曈曈班里的两位小美女,她们努力地让自己站得直,更直一点,然后开始说话。突然,我觉得特别可怕,两个平时熟悉也很可爱的小女生忽然变成了我完全不认识的样子,一字一句一板一眼地背诵事先排练过很多遍的串场词。同来的某位妈妈用挺不错的单反一张一张咔嚓着,她挺高兴,我真是不太理解,两个小美女甚至因为这种别扭的演出难看了不少啊。

         终于轮到曈曈上台介绍他们小队的作品,看着曈曈也换了一个人似的在我眼前表演,也是因为他实在演得太烂----大概是老师布置给他的、要让气氛轻松一些的任务,他故作自然地走下讲台,到同学中间讲解,但又因为不会演,没讲几个字又回到了讲台上,我反而觉得他无意中透露了一份我熟悉的真实而稍稍释怀些。

         之后还有个听报告的环节,曈曈的老师问我:“你后面有安排吗?”我听见自己着急地说:“哦,我还有些事要安排一下。”,得到允许后,匆忙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