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小时候的梦想
我小时候最想当的两种人:一是诗人,一是哲学家。最讨厌的也是两种人:一是戴着眼镜,手里抱个公文包,因为包里多了一些小秘密而趾高气扬的秘书,一是戴着眼镜,手里拿个算盘,瘦瘦的帐房先生。但不幸的是,我不喜欢的角色我都当了,一直学的是财政和会计,工作也是,并且在最早的单位当过管文秘的办公室副主任,也写了不少的材料。不过,自己一直坚持写诗,坚持着把有些枯燥的工作和有意味的爱好结合了起来。只是还有一个梦想差一点就不能实现,而去年我决定去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我没有选择相对我容易的文学专业,而是选择了哲学的一个重要分支--伦理学。
二 工作的困惑
后来我来到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工作,主要的任务是市场监管以及相关的行政执法,随着市场经济制度越来越健全,监管分工越来越细,对不法行为的打击也越来越严厉,但假冒伪劣合同欺诈商业机密盗取版权盗取不诚信的现象层出不穷,老百姓说是打假打假,越打越假,许多人从法律不健全出发找理由,法律规范愈来愈多,但效果似乎并不明显,我对此有一些看法:
法律只有在看得见的地方有用;
法律只把已经发生过多次的侵害行为慢慢列入制裁;
法律制裁对违法者的剥夺仅仅只是他们非法巨大利益的一部分当然成本;
法律被掌握者滥用,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借助强势地位排斥其他规范的运用;
行政自由裁量和司法自由裁量空间大,中间的灰色地带恰恰是法律的盲区;
回过头来思考,我们当初把市场经济定义为合同经济和法制经济其实是有所忽略的,“没有教堂,就没有市场经济”,其实西方的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全民有着广泛的基督教信仰基础之上的,法律只需要对那些严重危害市场机体的行为进行制约,而大部分人和大部分行为已经在人们的头脑中有一个是非的观念,有一个天生的价值判断,许多损害社会利益的行为被认为是死后要接受末日审判和打入地狱的行为。但目前的中国,由于五四运动以来对传统价值观的否定肢解,对宗教信仰中合理部分不分青红皂白的批判,许多人已经在心中没有什么敬畏,改革开放以后,由于我们片面的强调经济增长,唯生产力论和唯GDP论占据上风,损害了本来就脆弱的道德基础,许多人不顾他人利益,只管自己发财,就敢于在法律制约不到的地方干一切有利于自己的事情,这对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的保持和提高是灾难性的。
后来提出依法治国,确实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却忘记了这样一个基本理论和实践事实:法律必须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否则法律必定是顾此失彼的。尤其是开始,我们把生产力等于经济发展等于GDP,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环境问题理想信仰问题。
我的思考是,一个国家的道德水准低下,这个国家就没有前途,GDP和法律制度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我的想法是通过学习研究伦理学,与实践相结合,为发现和提炼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作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
三 诗歌创作当中的困惑和思考
大众的漠视让诗人们有了诗人何为的思考,但诗人们的一些行为也让人们有了诗人为何的思考,许多诗人为了出名,无所不用其极,许多诗人的写作不顾基本的艺术规律和应有的价值判断,过分地彰显人的阴暗面,许多人热衷于描写性,反崇高为崇低,许多人完全丢掉了诗歌的教育功能,公开发表的作品不讲究社会效用的正面性,这又导致大多数的读者对诗歌产生厌恶和远离。
这是诗人创作当中忽视价值判断的结果,诗人在写作当中完全不讲究基本的道德伦理要求,不注意“应不应该”的约束,不注意好与坏善与恶是与非对与错的判断,这就让我产生了对诗歌写作伦理研究的想法。
我和我同仁们的想法就是必须要以自己本身的创作来倡导合乎道德的写作和写作方式,要通过提出正面的观点以影响他人,主要的观点就集中在我提出的“好诗主义”理论里面,“好诗主义”的核心就是“好”

今天是07级伦理学博士研究生班组织的第一次学生学术交流,我作为年龄最大者被邀请发言,而师妹师弟们都是伦理学方面的专家学者,所以我发言就被要求从实践的角度说,于是我就结合自己的工作和爱好作了一个《我为什么学伦理学》的发言:
一 小时候的梦想
我小时候最想当的两种人:一是诗人,一是哲学家。最讨厌的也是两种人:一是戴着眼镜,手里抱个公文包,因为包里多了一些小秘密而趾高气扬的秘书,一是戴着眼镜,手里拿个算盘,瘦瘦的帐房先生。但不幸的是,我不喜欢的角色我都当了,一直学的是财政和会计,工作也是,并且在最早的单位当过管文秘的办公室副主任,也写了不少的材料。不过,自己一直坚持写诗,坚持着把有些枯燥的工作和有意味的爱好结合了起来。只是还有一个梦想差一点就不能实现,而去年我决定去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我没有选择相对我容易的文学专业,而是选择了哲学的一个重要分支--伦理学。
二 工作的困惑
后来我来到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工作,主要的任务是市场监管以及相关的行政执法,随着市场经济制度越来越健全,监管分工越来越细,对不法行为的打击也越来越严厉,但假冒伪劣合同欺诈商业机密盗取版权盗取不诚信的现象层出不穷,老百姓说是打假打假,越打越假,许多人从法律不健全出发找理由,法律规范愈来愈多,但效果似乎并不明显,我对此有一些看法:
法律只有在看得见的地方有用;
法律只把已经发生过多次的侵害行为慢慢列入制裁;
法律制裁对违法者的剥夺仅仅只是他们非法巨大利益的一部分当然成本;
法律被掌握者滥用,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借助强势地位排斥其他规范的运用;
行政自由裁量和司法自由裁量空间大,中间的灰色地带恰恰是法律的盲区;
回过头来思考,我们当初把市场经济定义为合同经济和法制经济其实是有所忽略的,“没有教堂,就没有市场经济”,其实西方的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全民有着广泛的基督教信仰基础之上的,法律只需要对那些严重危害市场机体的行为进行制约,而大部分人和大部分行为已经在人们的头脑中有一个是非的观念,有一个天生的价值判断,许多损害社会利益的行为被认为是死后要接受末日审判和打入地狱的行为。但目前的中国,由于五四运动以来对传统价值观的否定肢解,对宗教信仰中合理部分不分青红皂白的批判,许多人已经在心中没有什么敬畏,改革开放以后,由于我们片面的强调经济增长,唯生产力论和唯GDP论占据上风,损害了本来就脆弱的道德基础,许多人不顾他人利益,只管自己发财,就敢于在法律制约不到的地方干一切有利于自己的事情,这对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的保持和提高是灾难性的。
后来提出依法治国,确实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却忘记了这样一个基本理论和实践事实:法律必须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否则法律必定是顾此失彼的。尤其是开始,我们把生产力等于经济发展等于GDP,导致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环境问题理想信仰问题。
我的思考是,一个国家的道德水准低下,这个国家就没有前途,GDP和法律制度都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我的想法是通过学习研究伦理学,与实践相结合,为发现和提炼中国社会的核心价值作一点力所能及的工作。
三 诗歌创作当中的困惑和思考
大众的漠视让诗人们有了诗人何为的思考,但诗人们的一些行为也让人们有了诗人为何的思考,许多诗人为了出名,无所不用其极,许多诗人的写作不顾基本的艺术规律和应有的价值判断,过分地彰显人的阴暗面,许多人热衷于描写性,反崇高为崇低,许多人完全丢掉了诗歌的教育功能,公开发表的作品不讲究社会效用的正面性,这又导致大多数的读者对诗歌产生厌恶和远离。
这是诗人创作当中忽视价值判断的结果,诗人在写作当中完全不讲究基本的道德伦理要求,不注意“应不应该”的约束,不注意好与坏善与恶是与非对与错的判断,这就让我产生了对诗歌写作伦理研究的想法。
我和我同仁们的想法就是必须要以自己本身的创作来倡导合乎道德的写作和写作方式,要通过提出正面的观点以影响他人,主要的观点就集中在我提出的“好诗主义”理论里面,“好诗主义”的核心就是“好”,这个“好”必定是符合真善美这几个基本要求的,艺术上的要求当然也很重要,但不是核心,核心还是写作的心态和态度,作品的责任担当这些道德要求。
四 社会现象看待的困惑和思考
“艳照门”彰显出人的偷窥心理,“周老虎”透视出利益考量下地方政府以及相关人的价值罔顾。
普遍的感觉是目前中国社会的诚信缺失和道德沦丧。
五 现在要干的是什么?
1 提升道德教育,学习,研究在整个国民素质结构中的比重和地位;
2 提倡以德治国,治理者以德治国,治国时倡导美德;
3 提炼出符合时代要求的新道德标准;
4 提出道德建设德方式方法步骤效果评价等具体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