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之一
城市里的人睡熟时,我所在的大楼像巨人一样从梦中醒来。它先舒展了一下胳膊,又弯腰揉揉膝盖,然后踮着脚尖出了城。它没有打翻一根路灯,也没有毁坏一小块草坪,尽管它们对它来说,分别小得像一根蜡烛和一块手帕。细心周到的巨人,把脚尖踮得像跳芭蕾的姑娘一般。一到城外,我的巨人就甩开两条长腿,开始在原野上飞奔。辽阔的、被月光照耀的原野。扑面而来又不断扩展的原野。巨人的原野。我从窗户里听到外边呼呼的风声,知道我们早已远离了那个需要保持静止与距离的世界。它僵尸一样体面、笔挺地横在我们身后,越去越远。
传说之二:沉默的巨人
市中心动物园的笼子里除了关着猴子和大象,还关着一个巨人。起初,巨人和猴子们呆一在起。但由于猴子生性好动,经常把巨人当作一座山爬上爬下,严重影响了巨人的情绪,动物园管理中心决定为巨人另建一座巨人馆。
巨人馆如期落成,人们纷纷涌入动物园,庆贺巨人乔迁新居。多宽敞呀,光线又好,住在这里,简直就是国王了!愤愤于这座城市拥挤不堪的人,一边仰头打量着巨人馆高高的天花板,一边心中暗自不平。不过没有关系,没有人真的愿意留下来与巨人分享它巨大的空间。人群源源不断地流入,又源源不断地流出,仅仅只是在巨人的笼子前稍微有一些停留和骚动:儿童惊讶的呼叫,女人们夸张的呵斥,镁光灯闪烁时有人摆好姿势。
在巨人馆入口的指示牌上,写着入馆须知和巨人的有关说明。
入馆须知:请勿向巨人投掷食物;请勿与巨人距离过近;儿童须在成人陪同下入馆;儿童与科研人员免票入馆参观。
有关巨人的说明:巨人,人类历史上曾经存在的一种人类形态,已灭绝。灭绝原因尚不可考,大致有三种可能:一、地质变迁导致气候恶化,巨人因食物匮乏大批死亡;二、巨人间曾有过一次毁灭性的战争;三、巨人族沉湎于一种脑力的无用功劳动——哲学思考,导致整个族类迅速衰亡。注:此巨人纯属历史偶然及自然变异,具有高度的观赏及科研价值,目前为国家特级保护动物。
传说之三
停电了,大家建议轮流讲故事,轮到我时我决定讲一个有关巨人的传说。开始之前我宣布了两条规则:首先,不准傻乎乎地问“真的吗”;其次,也不准傻乎乎地问“然后呢”。如果有人忍不住问了,就惩罚他或她离开这个房间,到另外的房间去。
   我开始讲了。我说:
   巨人很大,因此巨人的花园只能很小。他把他的花园装在一个木头箱子里,带在身上去旅行……
我停顿了一下,大家都没有吱声。我只好接着说:我的故事讲完了。
传说之四
巨人看到一个孩子在玩玻璃球游戏。那孩子用一只手把球抛起来,然后用另一只手接住,如此往复。但他玩得不是太好,有时玻璃球落下来,他伸出手却接了个空。最后一次,玻璃球从他手中逃脱了。他找不到它。巨人在大山后看得很清楚,那只玻璃球就在不远处的石缝里,被一片树叶挡住了。巨人想告诉那个孩子,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出声,因为即便是他用最小的声音,在那孩子听起来也依然像是在打雷。他不但会吓坏他,也许那孩子还根本听不懂巨人说的话。巨人小心地躲在山后,一直看着那小孩子满心遗憾地走了。他猜测他大概要整整难过一个月亮绕大半个地球的时间。但巨人心里也隐藏着一个小秘密带来的欢乐:他想像那个孩子一样,把那只玻璃球抛起来,再用手接住。一个简单迷人的游戏。他蹲下身去,想把那只玻璃球捡起来,但他发现,他没有办法做到:他的手太大了,而玻璃球太小了……
传说之五
巨人在旷野睡着了。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被卡在了高楼之间,既不能转身,也不能弯腰。他只好一动不动地站着,等待。夜幕降临,巨人脚下的楼层里亮起了一万盏灯火,他的头顶上,是葡萄一样低低垂挂的星辰。
巨人仍然在长高。他感到自己身上的骨头和月亮互相呼应,发出卡卡啪啪的声响。他甩开臂膀开始飞奔,大地迅速向后撤离。
传说之六
巨人终于有了一个朋友,一只高山小松鼠。尽管巨人非常珍爱这个小家伙,但它对他来说的确是太小了。如果朋友意味着分担的话,我们很难想象,它们之间如何能互相分担。巨人的巨大孤独,哪怕只分出一点点,就会像一座山一样把小松鼠压倒;而小松鼠的悲伤,落在巨人眼里,只能像一粒沙子落入沙漠一样。
   但巨人仍然觉得有小松鼠在会很不同。平时他把小松鼠装在口袋里,想见它时就把它从口袋里掏出来。他坐到岩石上,摊开双手,让小松鼠在上面散步,晒太阳。他还很费心地到森林里去给小松鼠找食物。他俯身低头的认真劲儿,就像一个孩子在草地里寻找野草莓。但他最终仍然失去了这个朋友。那次为了躲避雷电,他在原野上狂奔,为防止小松鼠从口袋里掉出来,他用右手紧紧地捂着它。等巨人终于把满载雨水的云层和闪电都甩到天边后,他把小松鼠掏出来,但他发现,他的朋友再也没有竖起它那灵活的小脑袋。那些小小的悲伤,与它紧阖的眼睛一同消失了。他原以为这些悲伤太小,小到看不见,现在他终于看见它们了。而他的孤独又原封不动地还给他了,他觉得它们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