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朋友家喝酒,说写同题诗,从米兰*昆德拉的《笑忘书》中翻了一个句子作为题目。好久没写好手生啊。

在凡事凡物轻如微风的国度里

在凡事凡物轻如微风的国度里
我们都是壶中仙,举杯邀明月
我们在白天的浴室中,在木质地板上
做爱和尖叫
我们都是帆板高手,追逐
浪尖之后的另一个浪尖
我们着迷于身体的阴影
却为那里不再有月桂而痛哭流涕

再没有什么荣耀的信念了
我们都不是梦想者,但我们是飞行家
没有什么让我们停留下来
那些死去的老鬼是怎样安身于
百里之地来着?
如同他们曾细心栽培花木
如今的闲庭尽是精致的趣味
我们已经创造了一种伟大的发明
安乐生,然后安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