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样性绝不仅仅是生命的调料,而是维系生命的食量

据说这是一个男色时代,一位人类学家海伦•费希甚至断言女人将是21世纪的“第一性”。

从“第二性”到 “第一性” 的“她时代”,女性从幕后跃到台前历史性行为获得了极大曝光度与聚焦,那么与之对应的“他”在哪里呢?著名人类学家戴斯蒙德•莫里斯(Desmond Morris)认为谈到对我们这个星球的影响,哪一种生命形式也比不上人类中的男性:从探险家到科学家,从学者到战士,他们是如此耀眼。然而男性也陷入一种人类学困境:无处不在而又无所栖身。

与女性研究以及女性主义汗牛充栋著作中刻意突出性别因素不同,男性角色往往在代表全人类的同时也被泛化甚至淡化。从人类学角度来考察男性的著作其实并不多见。也正因此,戴斯蒙德•莫里斯才在写出传世名著《裸猿》、《裸女》之后,开始在《裸男》中动笔探索男性,这被认为历史性的一步:第一次将男性身体纳入人类学考察视野。

莫里斯于上个世纪20年代出生于英国威尔特郡,当过8年伦敦动物园哺乳动物馆馆长,也写过《观猫术》、《观狗术》等书籍。不过,学界公认他最为引人注目的研究还是在于“人”,譬如他在1969年完成著作《裸猿》。这本人类学著作不简单,首先为英语体系创造了一个新词汇,其次几乎创造了人类学的畅销记录,据说全球销量超过一千多万本。不仅如此,莫里斯几乎每本著作都极其热门,他也常常被认为知名度最高的生物学家以及人类行为学家。同时,他也担任电视主持人等工作,其普及专业知识的不懈努力受到大众空前欢迎。据说前段时间热播的美剧《别对我撒谎》中不少桥段,都来自莫里斯的研究心得。

有人评价莫里斯是一位人类学领域优秀得无以复加的人体研究大师。当他把目光投向男性的身体,一切就不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从头发到脚趾,从进化到性取向都被彻底地打量解析,从文化到生理都涉及。这不仅是男性身体手册,更是一个世界各地文化探险的别册,读来大为过瘾。

譬如,以鼻子而言,莫里斯就有很多说法。他认为男性喜欢用鼻子来做一些具有象征意味的姿势,但是女性则几乎从来不会有同样的动作。原因何在?这或许与文化观念不无关系。人们通常认为与鼻子有关的肢体语言不是女人该用的东西。根据莫里斯统计,与鼻子有关的男性肢体语言一共有四十多种,其中不少都只适用于某个特定的地区。

比如人人都会做挖鼻孔动作,但是在某些地方则可以表示侮辱性动作,比如在利比亚和叙利亚,“做动作的人会把食指和拇指分别伸进一个鼻孔,然后再把两根手指轻轻一甩,指向面前的侮辱对象,仿佛是要把鼻涕甩到对方身上。”再比如擦拭鼻子的动作,在东非地区等地区可以表示 “没关系”或者“不要紧”的意思,彼此之间通过暗示“眼前的问题好比鼻涕,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一擤了之。”

再比如,在葡萄牙和西班牙,男人会用食指和中指去捋鼻子,从鼻根捋到鼻尖,以此表示自己身无分文;与之对比,荷兰人却会用捋鼻子的动作指责别人小气,区别则是他们只用食指。莫里斯在这里幽默一把,认为这两个动作之间可能存在历史渊源,“因为在十五世纪和十六世纪当中,荷兰曾经是西班牙人的领地。”

一个看似简单的鼻子,就会衍生出如此之多的复杂含义,令人实在叹为观止。莫里斯试图告诉我们,即便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也可以在不同的地区渐渐演化出许多不同的意义。

《裸男》是《裸女》的姐妹篇,二者体例基本相符,都是对于身体不同部位的人类学解析。有趣的是,《裸男》多了一章关于性取向的话题,莫里斯如何看待这一争议性话题呢?除了惯常的政治正确之外,莫里斯认为人类对于同性恋行为的日渐宽容背后,仍旧不乏潜在的生物学原则:莫里斯认为,在人口压力之下,每一个不选择繁殖的成年男子,或许都对减缓增长速度做出了贡献。走过男性的进化历史,莫里斯试图告诉我们保持对于多样性的敬畏之心,“多样性绝不仅仅是生命的调料,而是维系生命的食量。”

 

《裸男》2011年3月

戴斯蒙德•莫里斯

新星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