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门山

(一)

天门山,一个从天空仰望大地的
窗格。曾有鲲鹏扑翅掠来
它收获一个个巨大的惊叹

(二)

天门装在天门山上

要想由此处羽化成仙
请先脱掉厚重的皮靴
脱掉初春的正装
请预支夏季的汗水
和略可蔽体的背心折旧
请先脱掉痛苦的企望和利息
脱掉附着肩头的勋章和利息
请预支你死亡时的轻盈裸体

然后,你可以开始
专心致志地攀登九百九十九级台阶
等你热量耗尽
身体空灵得如一只灵雀
再由灵雀虚脱成一片薄得透明的羽毛

这时,我会在你身体的侧下
向你吹一口气
很快,你将上升,直到白云的中间

(三)

天门山,离天三尺三
站在山顶望下看
离地一千三
以我目前下坠的速度
大概一天半
你要在山谷里好好接着
否则我将一分为三
一节是头,里面有零碎的意象和句子
一节是躯干,里面有急促的呼吸和脉搏
一节是四肢,里面有拼命的抓挠和拥抱

二、坐龙峡

(一)

穿过坐龙峡
你要粘上雨衣折成的鳞片

一、天门山

(一)

天门山,一个从天空仰望大地的
窗格。曾有鲲鹏扑翅掠来
它收获一个个巨大的惊叹

(二)

天门装在天门山上

要想由此处羽化成仙
请先脱掉厚重的皮靴
脱掉初春的正装
请预支夏季的汗水
和略可蔽体的背心折旧
请先脱掉痛苦的企望和利息
脱掉附着肩头的勋章和利息
请预支你死亡时的轻盈裸体

然后,你可以开始
专心致志地攀登九百九十九级台阶
等你热量耗尽
身体空灵得如一只灵雀
再由灵雀虚脱成一片薄得透明的羽毛

这时,我会在你身体的侧下
向你吹一口气
很快,你将上升,直到白云的中间

(三)

天门山,离天三尺三
站在山顶往下看
离地一千三
以我目前下坠的速度
大概一天半
你要在山谷里好好接着
否则我将一分为三
一节是头,里面有零碎的意象和句子
一节是躯干,里面有急促的呼吸和脉搏
一节是四肢,里面有拼命的抓挠和拥抱

二、坐龙峡

(一)

穿过坐龙峡
你要粘上雨衣折成的鳞片
带上白手套庄严成的敬畏
要带上混浊眼睛清澈的渴望
带上在你肺部蛰伏已久的二氧化碳
要带上水泥森林里整齐的逻辑推理
带上你歪斜躺在沙发里的温柔惬意

然后,你可以从瀑布的帘子里穿过
进入那些或大或小的深潭
和从蛋白质刚进化为生物的小鱼交流活的意义
对着峭壁放纵长久压抑的声带
让你的呐喊从地底直升云霄
再优美地俯冲而下,回到你舒展的耳膜:
坐龙峡!坐龙峡!坐龙峡!

(二)

穿过坐龙峡
等于你穿越了所有的惶恐和惊吓
等于你骑过桀骜不驯的一条暴龙
并曾在它锐利的牙齿上睡过午觉

三、张金花

(一)

湘西一个阿婆的女儿,名叫张金花
开了一个饭店
许多游客都在她家吃饭
她家的菜单都是固定的,不能随意点。
它们是:大块腊肉、酸菜笋子、甜糯米酒... ...
以及堂屋里两只衔泥筑巢的燕子呢喃
坪里一棵随风起舞的红枣树
还有你不得不发出的由衷赞叹

(二)

张金花的妈妈见过大世面
面对摄像机,丝毫没有扭捏
依旧大大方方剥笋壳
再把它撕成瘦瘦模特身材一样的条子
游客们纷纷拎着小板凳过来帮忙
阿婆乐呵呵地笑
全不顾眼角纹逐渐加深
可以养下许多小鱼

四、德夯苗寨

(一)

刚到寨前
便见苗家兄弟抬着长长的号角
  抬着大大的鼓
苗家姐妹抬着拦门的布幅
   抬着翠得羞死云雀的山歌
等着我们

一进门,苞谷烧酒就接过来抬
一口气把我们抬到云里雾里

(二)

苗家男女的爱情是一瓶苞谷烧
据说度数超过五十六

而要开启酒瓶盖
你得戴上斯文的眼镜
脸上抹层红晕

还得准备一箩筐的山歌
山歌的度数至少也也要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