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怎么,最近很容易就生出一番感叹来——

有一天在办公室,一个人说起他是回族,思维一下子就跳到多年前。
那阵住了一段儿公司宿舍,同住的女孩是集团其他公司的,跟我同岁,但非常漂亮,因为刚刚入职,供职的又是一家偏文的子公司,每日被狂蜂浪蝶所包围,累的不浅。
她比较喜欢自己煮饭,经常多弄几道菜,叫上我一起吃。就这样同吃同住了大约一年,大家逐渐成为很好的朋友。后来我搬回家,但仍久不久会聚聚。跟着她结婚,我做的伴娘,讲起结婚要写誓词,这才发现她是回族!她姐姐当场笑倒。

而眼前这人,认识不足一个月,关于他的种种,我已可以讲足一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