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在BJ开了个会,过得可真够纠结的。昨天出发前才发现忘了带手机充电器;去机场前和同事互相等,结果我不幸误机了;回来时又差点误机,这回我厚着脸皮插了队才算勉强赶上了——哎,太久没出公差了,都没个时间观念了;回到GZ才发现手机耳机落在宾馆了……

不过,听了VP们和客户的communications, 我觉得这趟还是非常滴值。

以前年纪小的时候,感觉那些在公司、单位里叱咤风云的人都是年纪到了,自然就坐到了那个位置。但如今,我“年纪到了”(我leader跟我说我的title时就说“毕竟年纪都到了嘛”),我发现,我离“叱咤风云”还远着呢——简直没法想象我能有那么一天。

同时,我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我身旁这些有成绩的人,比我大不了多少。我们的VP也就35不到,公司创始人也不到40岁。

他们和我的最大不同——勉为其难地比一比——大概不是五六岁的年纪差距,而是思考方式。他们开始做结构化的思考:当我为某个客户需求想破脑袋时,他们考虑的是规模化的服务和批量化地输出;当我想到的是服务态度时,他们想到的是专业化精神。

更有意思的发现是,之前我见客户、包括内部沟通,一直都对我自己不够“江湖”的处世态度有点苦恼,我不会、也不愿意变得“江湖”,但我身边的很多同事们都善于和别人打交道,以一种江湖的方式,这种沟通方式呈现出来的状态是,我们凑趣。而今天,我很清晰地发现,sales不一定是要江湖的,可以是非常学术、非常专业的,这样的sales, 能够使客户愿意主动接近我们,真正把我们当成consultant.

客户本身和很多媒体有过合作,他们自认为是对每一个媒体,每一类媒体都非常熟悉的。但是一旦学术型sales引用国外几个最新的媒介研究结果,正好解决了客户“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混沌时,我们和他们就建立了信任关系。这种转变,白描出来是,之前我们在说的一切,好像都只是想从你的口袋里掏钱,但渐渐地,我们说的内容表明,我们是在一起分享一个媒介的新时代,一起分享有趣的媒介解决方案。

另外,学术型sales的业余爱好不俗。说是业余爱好,但也兢兢业业地钻研着,比如相机在n年前已经是单反了;出去不再是说“旅游”而是说“拍片儿”了;说起下个“拍片儿”计划,不再是日韩欧美了,而是某个南亚小岛或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的某个小镇;衣着品味也基本超越大众了,顶级奢侈品品牌也就那么回事了,要的是限量版,还得践踏地用,比如Prada皮鞋当拖鞋穿、还得配个色彩浓重的红色袜子。coach?那是用来装电脑的……

所以,我觉得好多好多人看《老男孩》多少都能找到点共鸣。我们不一定有多么滴“落魄”,我们只要知道,我们到达某个人的年纪,也达不到他那种“辉煌”,就够了。特别是,我们小时候都以为:哎,这不都理所当然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