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是太碎了,不知道怎么命名。四爷,夺爱了image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说的是今天的我。
昨晚十点半爬上床,碎碎念:明天一定要八点半到单位。
(单位规定:8:30-9:30上班都不算迟到,下班相应顺延。可是试行一周后,我发现早上出门晚堵车很厉害,得不偿失)
好嘞,结果凌晨一点半醒来了,睡不着了。
然后看电视几圈(实在没有好的,又不想开电脑。哦,智勇大冲关告诉我们:湖南人有多策!)、刷了几个杯子、整理衣服、擦桌子,就差没拖地了。
到四点才慢慢睡着。再一睁眼,八点半了……

这一段就像个富人,盘算着我那十多天假。前一段熬夜熬出来的,十天内加班94.5小时,刷新本单位记录。
我和爸妈商量,来北京过年,他们总是不置可否。
昨天说到假期,爸爸说:回来,给你做好吃的!
嘿,我说,那就等春节看能不能一起休吧,元月中旬前,我还要完成两件事情,没办法,劳碌命。
zzlo给我短信:我去三亚度假,在去机场路上呢。
我们要宽厚、要理解、要原谅没有暖气的苦难的南方人民。
至于我,天寒地冻的,暖气这么好,宅着吧。

把《查令十字街84号》又看了一遍,这一遍读出若干感慨,好书不厌百回读;读出一篇好文章,唐诺的推荐文;读出一些对翻译的不满,因而去找原版书了。
从同事那顺了本严歌苓的《天浴》,陕西师大版本的,《天浴》《小顾艳传》,严歌苓深刻得残忍。
因为工作关系,得知严歌苓虽作为《梅兰芳》编剧,但是陈凯歌改了很多台词,恨得我……
梅兰芳和邱如白的暧昧乔段,看来十有八九也是陈所为了。复制《霸王别姬》,未见得成功一并复制。
美人迟暮如李嘉欣仍拼命挤入了许家门,才子迟暮如陈又如何呢?
电影还是要去看的。

我讨厌卓越。踩踩踩。我讨厌当当。踩踩踩。

推荐日剧《工作狂人》,同事推荐的,很赞,虽然结局偏保守。
推荐《wall-e》。
推荐96年的老片《潜艇总动员》,太热爱了,上天入地下载到看完,如记忆中一样满意。

准备把许冠文系列翻出来再看,若干年前在苏州淘到的。

更年期领导辞职了。上面还在掐,有人借刀杀人,有人拉帮结派,有人狗急跳墙,说不烦,是假的。

每天看到厚厚落叶的时候,心里还是会柔软一下。毕竟,这个城市,这个行业,是我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