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江晚清四大

 

在平江县,因科举出身或凭武功成功的名士,在本县民众中产生了极大的反响,这些人的经历甚至被演义成传奇故事在群众中广泛流传,人们在惊羡之余,将其作为效法的榜样。至今在平江乡间仍然留传着这样的民谚:

平江只有四姓大,

余蛮子带兵打海外。

张岳龄、李次青,

七篇文字钟昌勤。

 

这是几乎每个出生在平江的孩子很小就会的童谚。这来自一个故事,据说有个牛人听说当地有一个很伶俐的人,就把他叫了过来,对他说,你要是能把本地的能人用四句话说出来,我就赏,说不出来可就罚。这个伶俐人知道惹不起这位牛人,于是说了上面脍炙当地人口的四句话。那位牛人听完了,很高兴,按约赏了这个人。这位牛人是谁呢?各位看官,就是第二句所述的“余蛮子”。

这四句话说的是谁呢?让我慢慢说来。

 

第一个,当然是余蛮子了。余蛮子,真名叫余虎恩,字勤勇,年少孤贫,就是说父母早死,家徒四壁。自小就是个捣蛋鬼,很有胆魄,是个精力旺盛的个子不高的人。在当时人人争相投军求功名的年代,余虎恩投军无门,饿昏在桥上,被县城的一个铺老板看到,给了他一个铺丁的名额(相当于北京市纳税良好企业的接收外地人员入京名额)。据铺老板后来讲,他原来是看见一只老虎趴在桥上,惊吓之下再擦眼一看,是个饿昏的衣衫褴褛的人,认定此人将来必定发达。不过这位铺老板真是有运气,果然看中了一员虎将。

余蛮子投的是童谚里第三位的李次青,湘军里的平江勇,余蛮子在这支队伍里开始了自己的军旅生涯,一次次立功,一直到成为左宗棠的得力大将,时到今日,余蛮子还入左公祠侍文襄公,永远陪伴在左公的身边。

余蛮子治军极严,打仗特狠,尤其是骑旅,犹如秋风扫落叶,对手莫不披靡,平捻军,收新疆,战功赫赫。作为收复新疆的三个总兵提督之一,此君率领“虎字营”曾经六天突进七百余里,横扫阿古柏据点。平江当地的传说里,余蛮子曾只身过河潜入敌营,将敌人所有大炮的火捻弄湿,然后只身而回,第二天全军强渡,大破敌军。此人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大,身为总兵提督,居然敢执行特种任务,就算是李云龙都自感不如吧。

关于荣誉,余蛮子自然不敢跟老大左公比,但也是显赫了,获授世职,封五等子,所以当地世称“爵帅”,由此而来。可惜中日甲午战争,此君为山海关总兵,未能与敌交锋。如果此君与倭人交锋,凭其识略,凭其胆气,自然不会发生某些人私自逃跑、军容涣散导致战局崩溃的场面了。

 

说完了余蛮子,我们说第二位,张岳龄。

张岳龄(1818~1885),字子衡,名南瞻,晚年自号铁瓶道人,今平江县瓮江镇人。少时勤学苦读,博究经籍和诗词歌赋。清咸丰二年(1852)出任平江、浏阳2县团练事,参与镇压太平军。四年擢升知县,加五品衔。同治五年(1866)署赣南兵备道。次年,左宗棠移督陕甘,疏荐他任甘肃按察使,以功赐号策勇巴图鲁。十三年冬,授荣禄大夫,调任福建按察使。光绪三年(1877)因病归故里。他在清廷为官时,热心文物古迹的研究,对唐书元稹所撰写之《杜甫墓系铭》,谓其迁葬偃师一事,进行实地考察,亲自去偃师、巩县,遍访当地群众,查寻墓茔,均无杜甫其墓,遂作《杜工部墓辨》千余言,认定杜墓在平江,称元稹著文不足信。并与李元度等集资修复杜子祠。

他在外为官多年,十分关心家乡建设,曾捐俸买谷4万斛,在平江县城北隅建谷仓1栋,以济灾荒。后又在县城东南黄土仑购地数百亩,捐资改建天岳书院,并资助建藏书楼,购买书籍数千卷,供学子选读。他学识渊博,工于诗词,创建铁瓶诗社。同治年间协修《平江县志》。著有《铁瓶诗钞》12卷、《铁瓶东游草》等。

张岳龄故居仍尚在。

 

第三位,李次青。李次青是余蛮子曾经的上司,他被排在第三位,也就是那位伶俐人获赏的原因。余蛮子一直不服李次青,别人把他排在李次青面前,他自然高兴。据说李次青最后没能等到余蛮子的救兵,吞金自杀了。余蛮子是故意迟到的。两人的恩怨最终以李次青先死亡告终了。

李元度,字次青,号天岳山樵。此君是举人,文采好,湘军中一等一的好幕僚。好大言,善戏谑,就是吹牛不打草稿,损人损到家的那种。历史评价说,如果李次青只是作曾国藩的好秘书,做到盛宣怀那样的一品大员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关键在于,此君执意要带兵,发展自己的地方军团。当时太平天国肆虐浙江,浙江巡抚筹粮筹款请李次青进剿,李次青于是成立了“平江勇”,全部是平江人组成,后来改名叫“安越军”,专门剿浙江境内的长毛,成绩也是不错的,据说打下南京都是有很大功劳的。曾国藩对这位最忠诚的幕僚一直以来采取打压政策,也许是觉得李次青虽然功劳大,但是嘴上没谱,难当大任,并且因为狂妄大意在关键时刻把江北大营的核心安庆给守丢了。曾国藩晚年时深感耽误了李次青的前程,愧疚不已,提亲要将自己的四女给他做填房,这次轮到李次青不给脸了,拒绝了提亲。想起来都够牛的,堂堂中堂的爱女,给人做填房都不够资格,估计没几个人了。

李次青是我们当地第一损人大师,用家乡话说,“就是个宝”。每年冬天天冷,大伙(主要是家人)围着火炉取暖的时候,最好的笑料就是来自这位大师,他留下的段子无数。不过此君也被人耍过一次狠的,是个村姑。话说李次青有一次坐着官轿,迎面碰上了一个美女村姑,由于官民有别,村姑闪在路旁施礼。当时的路中间是黄土,路旁由于没人走,都是青草,此君存心戏谑女子,说道:“姑娘何故踩(念去声)草?”(踩草既是用脚跺草之意,又是牡牛发情之意)村姑不乐意了,狠狠的回了一句:“不踩草何来次青?”一个意思是说,草要今年踩没了,明年才长得更绿;另外一个意思就是说,姑娘我要是不发情,你李次青从哪里来啊,损得这位朝廷大员羞愧难当,落荒而逃。李次青晚年是贵州布政使,相当于现在的贵州省长,着实混的不好,就是那张破嘴惹的,还死在任上。此君谁都看不起,关键还大落落说出来,人家余蛮子没文化,被他笑到两人翻脸。李次青剿苗受困时,朝廷让余虎恩救援。余虎恩故意迟一点到,想给这个老乡一点教训,刹刹傲气,没想救兵到时,李次青已经自杀了。

 

好了,到了最后一位,钟昌勤。

钟昌勤,字志清,号崇轩。邑廪生,道光癸卯科举人,咸丰庚午科进士,后入川,历任西昌营山大邑达县等县知县、特授东乡县知县、直隶州知州。扬历繁剧,卓著循声。川督骆文忠以其廉明诚笃、惠政及人明保,又以廉明勤谨、办事结实、川省不可多得之员,密保调取引见,奉特旨以知府仍留四川尽先补用,再任四川宁远府知府并加盐运使衔,与李元度、张岳龄等一样,因战功诰授荣禄大夫,文偕封赠一品。

钟昌勤与前面三位又有不同,即他不但因武功成名,更因为他是平江晚清时期唯一的进士,由此将他列入平江晚清“四大”。在晚清那个动荡的时代,平江十余万青壮年投湘军,用功读书的人很少,投军的功名来得快,钟昌勤在这种情况下,能够读书致仕,自是很了不起的。在平江,至今还流传着他的不少传说。如说他年轻读书时不怕黑夜,看得见夜路,再崎岖的山路也不怕,说是因为有神灵给他掌着两个灯笼。钟昌勤十分重视本地乃至本族的文化传承,曾把一些书本和自己的文章、诗集刻成雕版(他也特别喜爱木刻),印成书本给族中子弟学习。同治年间,他带领族众重修祖庙,清厘祠产,严定家规,两修宗谱,倡族重建碧潭浮桥,倡合邑重修文庙,曾主讲天岳书院,课士严而勤,教法之善,数十年仅见。他的书法苍劲秀丽,有“天子门生”之美誉,“天岳书院” 门首横嵌之石书额及门东西两侧嵌之鎏金石联(“天经地纬”“岳峙渊亭”)即为昌勤公书法。晚年优游林下,足迹不履城市,卒年八十有五,著有《得机山房文抄》等。

 

注:这个民谚还有另一个版本:

左季高,兵权大;

余蛮子带兵打海外;

能文能武李次青;

七篇文章钟昌勤。

亦即加了左季高,而漏了张岳龄。左季高。此君乃大清朝的大功臣,姓左,名宗棠,字季高。他二等恪靖侯,谥号“文襄”。左公对大清王朝忠心耿耿,所以为“恪”,平定叛乱有功,所以为“靖”,是秀才出身,所以为“文”;最牛的是最后一个“襄”,这是对左公一生的最辉煌的写照,这就等于皇帝对全世界说“我大清王朝靠着左公才能扶得起来”,这种荣耀,大清朝汉臣中罕有能比。

当年林则徐路过湘阴,半夜拜见只是个小小山长(地方学校校长)的左宗棠,将整套新疆地图和军事资料托付给左公,希望左公能他日收复新疆。左宗棠当时什么也不是,诚惶诚恐,自然也没有想到他年果然为了林公之托兵出天山。

但是有一个关键问题,左宗棠是湘阴人,什么时候成了平江人呢?这个问题,只能存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