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来临。
第一天是全世界的孩子都很开心的一天,这个节日可是我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
心里虽然还是想过的,可是身体条件已经不允许了。
铁青色的下巴和硬硬短短的胡茬儿,这些都标志着我只能过5.4,而不能过6.1。

Veronique发短信问我,这些日子究竟做了些什么……?
我发短信洋洋洒洒的大略的总结了一下这两三天的行程,结果短信发了3、4条都没发完。
不是在吹嘘我的生活多么丰富,只是之前我还抱怨自己的生活单调如水。

上周日参加了学生会选举。
轮到我上去演讲的时候,望着下面拥有投票权利的法定代表的时候,心里还是紧张了。
说出去让人笑话,本王子在台上也有紧张的时候啊……
哪怕一点点的紧张,就导致了整个演讲过程中的气氛不够对。
而且最后的煽动性的效果也没出来,所以我觉得比较失败。
虽然之前一天的与各位代表的见面会上我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是今天演讲发挥的失常,还是会影响我的票选。

最后的结果,我的票选排在前列,不是最高,最高的是Naomi。
呵呵,猫帅总结说:“她真的够老练。”
这绝对是褒奖,我很赞成。

其实这几日和猫帅还是出现了点矛盾。
这个矛盾虽然大家都讲了出来,也顺利的解决了,
可是我们之间曾经拥有的某些东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那个东西在我们之间就这样消失了……

我问Naomi,你能当误会之后仍然像以前一样吗?
我不能,我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猫帅说也许正是因为感情不够深厚,所以才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却觉得,正是因为感情很深厚,所以才不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image什么东西,渐渐不见,
什么东西,渐渐释然,
具体的定义,我是无从寻找,
只留下答案,我慢慢习惯……

Veronique说:
孩子气的交朋友是不够正确的,在大学这个人心叵测的环境中,拥有一个亲密的朋友,多少都是幸运的。

对的,的确如此。
我有一个亲密的朋友,已经是很幸运的了,那我还要多要求什么呢……?

我和猫帅,以后还会是亲密的朋友,还可以一起打实况足球如铁哥们一般。
可是我,或者他,心里都很清楚,有一部分将会是永久的残缺,将永远无法找回来。
心,不是因为完整才完美,正是有了缝隙和瑕疵才使得心变得完美。

男生的友谊其实不像女生来得那么细致。
看过《年华是无效信》的孩子都会有类似的感觉。
虽然女孩子们都坚持,那绝对不能代表全部女性,可是大多数,还是可以代表的吧……
女孩子的友谊又脆弱,又华美。
男孩子的友谊虽坚实,但敏感。

神经大条的男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是越来越少了。
细心的男生越来越受女生的欢迎,我算细心,虽然没那么受欢迎,
可是在友谊上,我的神经仿佛天生少一根神经,把别人伤害了很久才反应。
当然不是说,把猫帅伤害了很久,呵呵,要是伤害他,他早就一拳打过来了。

是否成长,数一数身上的伤疤。

计算伤疤,来计算成长,这样很符合大多数人定义的“每受过伤,就成长许多”的论调。
如果这样句子是正确的话,我无疑是个勤劳的农民,催促着那么多人成长。

我这样一个催促着别人成长的人,谁来催促我成长……?

六月来临。
六月是个麻烦一堆堆的月份。五月份的烂摊子,都留在六月份收拾。
六月天气躁热,可是却有了风。泡在水里,假装自己是条鱼,上了岸就会因为寒风而死。
六月可能会萎靡不振,总觉得少了谁在身边,而实际上少了的位置很快就会被别人添满。
六月会忙碌,台里面裁员刚刚结束,学生工作这边又刚刚接手,老子还要考六级,还要考期末。
六月很少有未知的事物出现,却一定会出现惊喜。
六月是否会让人迷茫,只能等到了再说。

最终,
六月来临。

附加的话:

欢迎春逝,王子希望你常来。
贱逼学校要断网,意味着以后不能常常上线,不过没关系,基本上我Q里的人都有我号码,可是随时短我。
日志会按时更新的,因为马上复习了,功课学业压力较大,到时候可能会说些无聊的话。
还有本王子晓得很多链上的孩子很想过六·一,所以王子这里祝你们六·一快乐,至于是谁,心里都有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