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也被嘲笑说是文青,但是不得不承认,文青的很多思想我是没法理解的。形而上学的研究其实离我挺远,一个新开的青椰子远比一本哲学著作更能让我动容。

另一方面,政客的行为我也是不能理解的,尤其是某些低级政客。对于这个,我不想多费口舌,一概归纳为本人月令伤官,廉府坐命七杀在迁,贪狼福德昌曲对拱。听不懂我说什么就算,因为基本上他们的一些语言行为也不必这个更有谱多少。权当一个类比好了。

昨天看Paris在MJ追思会上说的几句话,她一张嘴还没出声我这边眼泪哗哗的。类比么?秦刚当时曾经在某次记者会上对于某个恶心软件的问题回问对方,你有孩子么?其实如果我是那个记者,我会回问他,您有孩子么?您的孩子长大以后您讲怎么给他解释您今天的行为呢?说得好听点。。他的爸爸是个为五斗米折腰的人?呵呵。。。

我还是考虑一下,今天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