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偶麻麻给全国教师都群发鸟短信,就没想起我来。总之,谁谁都没想起我来,anyone。你们丫是不是只有三八节才会想起我啊。以后,我一定会在七一想起你们丫的。
本人荣幸地蝉联全校课时最少的教师,更荣幸成为上课最晚的教师——10月开课,因为新生要军训咧。乐极生悲的是,瞅劳资清闲,屁事都找上门。帮学校财务处收学费5天,下周带学生实训,下周日监考,最惨是中秋节后,老娘1人带7枚学生去无锡,亲手把孩子们送入虎口——电老虎的宾馆,去实习。还得火车去上海,还得倒贴机票钱回来。我很担心,会在学生们面前暴露烟民身份。好吧,实际上,那是一定滴。
话说前几日收学费期间,瞅见新生们拿着这个。请注意第4项,9号宿舍多么人性化丫;再请注意最后两项,太体贴鸟,孩子们,你们至少可赚回学费滴千分之一。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