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起床,清晨的林场有着漂亮的晨光和清新的充满芬多精的空气。草草吃过乡亲家的早饭,出发前往班禅沟。看起来是个没什么游客的景点,景区电瓶车开进去几分钟,面前是开满小野花的草地,左边是奔流的河水,右手边是高耸的山林。一路且行且拍照,因为是早晨的关系,野花上闪耀着露水的亮光,遍地都是蒲公英。为了同时拍到蒲公英和蓝天,蹲下来拍得太认真,站起来以后,我就忘记了拿镜头盖……掉了一个镜头盖嘤嘤嘤嘤。

景区深处,是班禅曾经坐在树下讲经说法的大松树,昔年还低矮的小树如今已然高耸,先人绑在树枝上的哈达也高高在上到了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虽陈旧破烂却依然反射着太阳的亮光。传说围着这三棵松树顺时针绕上三圈,就会得到好运和祝福。

从班禅沟出来,便驱车前往巴音布鲁克。一路行驶在218国道上,处处是美景,车窗外分分钟都是超级有新疆感觉的绿草茵茵、群山起伏、壮美开阔。车开着开着还会被羊群堵在路上,很多是头部是黑色的黑头羊,据说很好吃的……牧民们会骑着马轻轻甩鞭将羊群驱赶到路边或山脚,就看到堵在路边的羊抬起头走了两步,又低下脑袋开始吃草,吃两口再走两步,真是用绳命在进食啊。

下午2点多的时候抵达了巴音布鲁克镇。国道穿镇而过。在路边一家全是维族人的店里吃了维族炒面,味道还是挺好的,店里除了食品安全部门张贴的卫生情况评价之外,看不到半个汉字,维族姑娘白肤高鼻深目,笑意盈盈。然后在马路对面吃了烤羊肉串,柔嫩且多汁,虽然挺贵的要7块钱一串,但是还是觉得很好吃啊。在路面买了一甜一咸2个馕,打算当做这天晚饭,因为要在景区里等日落,是吃不到晚饭的。略休整后,便出发前往巴音布鲁克天鹅湖景区。

之前在网络上便已经看到许多著名的九曲十八弯日落的照片,是满怀期待的。实地的风光确也名副其实。在门口换上景区区间车,先到了一个看天鹅的地方,果然是天鹅湖啊,果然有天鹅啊,看起来好傲娇啊!木栈道旁的草原上,三三两两散落的伊犁马若无其事地低着头,拼命地吃草吃草。再上车,一共驱车50多分钟之后,下景区区间车,步行3公里或者搭乘20元往返的电瓶车,就能抵达拍摄九曲十八弯日落的最佳观景台。

下午4点多的时候,面向西边的观景台上已经放满了三脚架,并一直延伸到观景台北边的悬崖上。日落预计将在9点40分左右开始,因此漫长的等待让摄影爱好者大叔们纷纷开始自娱自乐,我团一美人妹子常常去当外景摄影模特,这天穿了条吊带长裙子,和另一团友挑好了背景开始拍照留念的时候,大叔们出现了……等我听到围观的热闹喧哗声转头去看的时候,只看到2、30个摄影大叔举着照相机个个都是无敌兔加小小白之类的配置团团将妹子围住,咔嚓咔嚓咔嚓嚓快门声宛如明星发布会,“小姑娘把披肩脱掉”、“小姑娘把丝巾举起来”、“小姑娘你把头发这样披着”、“小姑娘这个pose好看的”、“哎呀呀小姑娘这样好这样好再来一张”、“可惜裙子颜色太淡了要是红色系的就更好看了”、“阿拉也是上海宁呀”等等,各种指导评价此起彼伏。超级欢乐。拍风景照的时候混在大叔们中间,大叔还会非常热心地教你怎么取景怎么设置怎么拍才好看,团里用7D佳能的妹子向大叔提了个问题,用尼康的大叔表示我使不来佳能机器啊等我帮你抓一个用尼康的大叔来!

木栈道在高高的山巅,可以看见鹰在脚下盘旋。观景台另一边遥看同心湖,除了九曲十八弯的开都河在平坦的草原流过,另一边是辽阔的高山草甸子,山峦起伏,河流蜿蜒,骏马成群结队地在河边放牧吃草,在日光下闪着银色光芒的河水流过它们脚下,是无比静美的画面。总之是照片拍了一圈又一圈,肚子饿了以后席地而坐吃晚饭,传说中此地蚊子犹如轰炸机,又大又猛需要高度防备,结果我们到的前几天一直下阵雨,半个蚊子也没看到,很想感叹运气真好啊……但是!运气是守恒的啊之后要付出代价的嘤嘤嘤嘤!

日头越落越低,夕阳独有的金黄色逐渐铺满整片草原,曲曲弯弯折了九折流向西方的开都河水,先是在河湾里映出三个落日的耀眼倒影,而后随着日头西沉而浓重起来的暮色,被染成闪着白金色光芒的玉带。据说若是每年8月22日到9月21日期间前来,因为落日具体位置的季节性变化,可以在弯折的水道中看到9个落日的倒影,因此当地人也传说此地正是后羿射日时9只被射下金乌的葬身之地。

太阳完全落到西边的山峰后面,大约是9点56分的光景。工作人员说景区的最后一班区间车将在10点钟从九曲十八弯景区返程,而观景台走到发车点还有3公里。有些人早早地在日落途中就下车了,我坐电瓶车所以没啥时间压力,提早了一两分钟去排队。当日落完毕,电瓶车坐满人开始往下行驶,可以看到左边的山脊步道上,那些摄影爱好者大叔们,一手举着三脚架,一手揣着相机,身上挎着包大步往下飞奔,他们身后就是落日余晖的玫瑰色霞光,于是飞奔的身影变成一道道黑色剪影,充满了莫名的喜感又令人心生钦佩,这果然是用绳命在爱着摄影啊。不过事实证明,到10点10分以后还是有区间车等着游客的,毕竟总不能把游客丢在草原上不管是不。

区间车开到景区门口约有50分钟的路程,眼看着天空从暗红色的沉沉暮色变成几乎透明的普蓝色,再变成漆黑的天鹅绒,道路两旁的广袤草原已是一片浓稠的暗黑,似乎随处有噬人的野兽隐在黑夜里,偶尔可以看到草原上有零星的牧民毡房亮着一星半点的光,温暖的车灯安静地照亮着前方的一小段道路,天地悠悠的独行感。外面的温度也愈发地低了,黑夜悄无声息地将整个巴音布鲁克草原笼罩起来,脑补了一下草原狼的嚎叫,倒是非常地带感。将近午夜12点,回到住处。洗漱歇下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