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直觉得一个好的作品是无需评论的----你说得再好,能好过作品本身吗?

         在我眼里,好的作品大多有一个共性,那就是,当它开始说话的时候,你会发现,那是埋在你心里的言语,而它,替你释放了那种沉默。

         年岁渐长,好像慢慢地、控制不住地回归年轻时努力要挣脱的东西。那些血液里、传统里、祖辈里,被自己嘲笑、厌弃和躲避的东西,好像藤蔓一样顽强地长出各类的触须,它们几乎是不告而来地、说不清什么时候就引动人的情绪,牵引人的思索。

         那是一种回归,也仍然是一种前进和寻找:我们从哪儿来?也似乎只有了解清楚了这个,我们才能知道自己该去的地方。

         当然,可能永远了解不清楚。那是一条好长的路,曲曲弯弯,有时前进,有时还有可能后退。但能帮助我们前进的,唯有真相。

         真相,才是历史最大的价值吧。

         慢慢到了中年才明白,历史不应该是夸耀,不应该是年轮机械地前行,不应该是书本里语焉不详的数字,或者是慷慨激昂的情绪。

         历史最大的魅力,是你终于会发现那些淹没在尘埃深处,又或者高居在庙堂之上的面孔,其实跟自己是何其相似。他们的经历帮助你解读当下人生的困惑,告诉你身上莫可名状的乡愁来自何处;告诉你,你是某一族类的人,当你被扔进一个更广大的空间和时间的河流里去的时候,你是谁,你将跟什么样的人站在一起。

          《八百孤军》我哭了,因为我深知什么样的精神力量才能让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半个多世纪后仍然哭得像个孩子,因为一个总是沉默的人在生命的终站仍熟稔地吹奏着当年的乐曲,慷慨激昂(有点遗憾,那段应该配上字幕,让我们这些总是不肖的孩子知道并且永远记住那段音乐的名字。);

         《永远的微笑》我也哭了,哭爱情原本是这样美丽,美丽到死亡和时间都不能更改;哭爱情,不是那些期期艾艾酸文假醋的文字,爱情是战火和死亡里的牵手,也是撕心裂肺的永别;哭爱情原本就是包容和原谅,是默默的注视,是一生的咂摸和回味;哭,就算一辈子颠沛流离,就因为有了爱情,至少在梦里,仍会有甜蜜到痛楚的时刻,那就是,幸福。

         《松山之战》仍然让我惊叹,让我不安,当人类的勇气和决心可以被某种相信操弄到如此的地步。如果这种相信是对的,我们把那种无法撼动的东西叫作,勇气;如果原本就相信错了,那曾经鲜活的生命最绝然的放弃,又是什么呢?

         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仍然要靠历史的真相来澄清,来说明。

         人到中年,才渐渐明白历史可贵的价值,特别是,什么样的东西,配称作历史,值得去追索、追问。

         还好,我终于明白。

         周六上海的放映活动,让我第一次明白了志愿者的价值。让我知道,即使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如此扭曲,如此不完美,还是有很多人,他们不光是抱怨,或者就是简单地一逞口舌之快,他们如此安静,只是站起来行动,做他们认为的,正确的事情。

         要向他们学习,尽自己的所能,做自己认为的,正确的事情。

         其实,《我的抗战》也正是如此。当太多人还在用尽各种各样的方式批判、痛骂那些不值得相信的东西,他们却起身出发,去寻找真相,并努力地让更多人看到。

         真好!

 

         特别地,要在这里贴一条链接:关爱抗战老兵网:www.ilaobing.com,请多多关注。

         他们名片上的话,全文抄录在此:

         在人类的字典里,您就是中华民族的英雄!

         弘扬民族精神,呼唤爱与良知!这是一个不该被遗忘的群体,他们是民族的脊梁,他们是民族的英雄,他们理应得到却没有得到认可,翻开这一段尘封的记忆,他们应该得到尊重与关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