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成群。
撒醋撒檸檬汁撒胡椒粉都沒有用。。。

雷雨天
他在遠方, 
大雨之前的氣息,很相似。

想給他看一段戲劇裡面的告白。但是不好意思給。
或者還沒有那麼勇敢,因為這段感情還是生澀。

說我想你,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聽到說我很想你,好像是很奇怪的語言,
面容到甚麼時候才算不夠陌生,
這莫名其妙的感情,很有意思。

靠,明明都死到臨頭了,還來這裡抒情。我要死了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