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健身房的奇怪之处在于,早上总有几位退休的资深公民在里面,两个老头在那儿猛做器械,或者某个老太太走到我身边,突然把一只腿抬起用双手抱住——就是两条腿呈竖线状。好几次把我吓一跳。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跑进了《南方公园》。

健身房里有四个怪咖。一个老头,总是赤膊,俱乐部经理跟他约谈过,他就是不穿,还总当着教练的面跟新会员说,哎哟,请什么私教啊,自己练练就好了。他要有天突然死亡,我会怀疑是诸位教练拿哑铃给砸死的。另外一个怪咖也是一个老头,以10分钟的频率推开窗子往隔壁楼的顶楼平台吐痰;俱乐部忍无可忍,在每个窗子都贴了一张纸条:窗子已坏,请勿打开。但当然没用。这个怪咖在不吐痰的时候,就极大声地放屁。健身怎么会有通气化痰的效果呢?真神奇呀。

第三个怪咖是一个姑娘。据说她在健身房的出现频率高过教练。又听说,她瘦身之后就停不住,每天一定要抚摸哑铃若干次。有时候,她也会安静地坐在哪里,用健身精的眼神看着其他诸位怪咖。

第四个怪咖,当然就是我了!全世界有几个人会在健身房跑步机上跑步时戴着耳机听《圣母颂》和《垂怜曲》呢,两个手应该就能数过来吧,或者就我一个?我怀疑连教皇都不会干这种事。最近常有人向第四个怪咖打听锻炼效果。他回答说:如果你运用想象力,就能看见我的肚子上有了六块腹肌的雏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