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幸福写在开始,就会有一辈子的温暖。如果,和爱一起生活,我们是不是就会一生甜美。总习惯怀着最美好的心情期待最完美的结局,对于爱情这也许是最美的礼物。
                 
  窗外的风景在眼前飞逝,长途汽车在拥挤的空气里缓慢迂回。我和浅紧紧的握着手,安静的坐在车上什么也没说。耳边响起许巍的《礼物》,往事跌进回忆,辗转反侧,那些浓的淡的时光如水一般掠过。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分分和和,也许这趟车就会将我们带向幸福的终点。
                 
  也许时光太长,生活早已经将爱情酝酿的芬芳散尽。偶尔也会嘘吁生活平淡,仿佛激情总会在别处上演。浅总说我是个不安分的人,我承认。却也从来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只是贪恋一时的温暖。只是终于了解,这温暖不过过眼烟花,不抵寒冷时的一件衣,不若饥时一碗粥,于事无补。突然诚惶诚恐的发现自己根本不适合风情万种,而浅却一直不离不弃的陪在身边。也许这感情来得不够纯澈,却也只是想让她安心。告诉母亲,母亲颤抖的声音里满是喜悦,仿佛一等数十年只为这一天。浅离行前拽着我的手,低声细语的询问着一些什么。小心翼翼的样子让人爱怜,真是一个淳朴的好孩子。
                 
  浅柔软靠在我的肩头,甜蜜的样子仿佛可以延续到天荒地老……
                 
  一切都在朝幸福的方向前进。
                 
  浅有明亮的眼神和温柔的头发,娇小可爱的样子。一个聪慧的女子,总会恰到好处的表达自己的想法。下车的时候,她轻轻的靠在我的身边很亲切的感觉。
                 
  “你妈妈会不会不喜欢我呢”?
  “你这么漂亮,妈妈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我说。
                 
  我一直觉得我们的快乐来自内心,却忽略了她会因为我的缘故而变得多愁善感,想到这里突然有些自责。也许对她的认识还不够,注重自我的人都是自私的人,我也是。而在浅的心里,我高兴她就会觉得快乐,我难过她会更悲伤。我想,我给她的不仅仅应该是依靠,更多的应该是责任。
                 
  母亲一路上不断的打电话问我们的行程,我说,快了,快乐。我想,在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女人不断的给自己牵挂和鼓励,她就是母亲。回家的路上,远远的看见母亲和父亲站在村口,满脸的笑容褶皱成幸福的模样。母亲急忙去接浅的包,而父亲却只知道笑了,也许这个憨厚的男人终于开始觉得自己苍老了。
                 
  母亲关切的问浅:“累了吧,快回家歇歇”。
  “不累,不累”。浅一副娇羞的样子,满面红颜。
                 
  母亲看看我,又看看浅,然后一脸的笑容充斥在空气里。父亲忙着去洗水果,刚从树上摘了的葡萄还挂着娇艳愈滴的颜色,青青的苹果早已经松软,诱人的汁液渗透出表皮发出清香。我不语,一切都刚刚好。过了一会,母亲端上刚刚做好的插菜,很新鲜的野菜,很香的豆沫,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我吃的狼吞虎咽,浅也率真的大口的吃,母亲一直看着我们吃出香甜的味道。
                 
  浅不在的时候询问母亲的意见。母亲说:“一个淳朴的孩子,你们投缘就行”。又说:“就是有些瘦弱,应该多吃一些”。父亲赶忙打断母亲的话。“我觉得很好,孩子的事情自己做主”。我笑,父亲总是有些霸道,又显得无比宽容。也许,有生之年我终不能很好理解他。
                 
  家里很忙,浅和我去和父母帮忙拔花生。母亲总让浅去一边休息,感觉有些生疏的味道。我一直都是一个敏感的孩子,一些事情总会在我的心里轻轻的划出痕迹,幸福也许总会这样,有波动的纹络,让人惊动。手牵手,带浅在山里逛,她总是充满新奇而感动,一脸满足的样子。我心里想,如果我不在她身边她会多么无助。突然有一种想拥抱的感觉。
                 
  前几天下过雨,路很湿滑。花生拔出来晾在地里,也许要放很多天。浅担心的问:“不怕丢么”?我笑,山里穷是穷了一些,也许穷的只剩下了淳朴。浅说,认识我的时候看我的眼神特别善良,非常纯净。也许,浅一直让我感动的也是因为淳朴。这,真好。
                 
  我突然后悔把幸福写在开始,一些事情总是和我们想像中的南辕北辙。我总觉得呆在家里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敏感的人不容易快乐。讨厌这种没心没肺的猜测,回程的车票是在两天后买的。一路上,浅总在憧憬未来美好的生活,我突然无语。亲爱的,抱。
                 
  让我抱一下幸福。
                 
  此文作废,作废,作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