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号沪宁高铁开通,才一星期,批评声四起。连带刚投入运营的虹桥火车站也没招着好。周三去武昌,早上到虹桥,从地下到大厅,到处都钢闪闪的,乍一看还以为是机场,那气派比柏林的中央火车站还要大上几分。坐在候车厅直打瞌睡,边上的小孩举着没穿裤子的海宝跑来跑去。想到以后沪杭客运通车,回趟家还得跑这么远,心里就闷得慌。一股基建风吹来,各地都架设高铁,从建桥到修筑路面,凝结了工人无数心血。一路跑去,站台个个崭新。还没到丹阳的时候一觉睡去,醒来发现眼前漆黑,耳膜发紧,原来已经身处大别山区的铁路隧道之中。

黄昏时分,从汉口越汉阳,再过大江,烟波浩荡,船只如叶,两岸云烟四起。第一次到江城,千梁万瓦,市井人家,竟是一点也不陌生。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