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这么晚才更新,这些天在忙别的事情,而且一直在等默默把照片发给我!

 

上周五晚上先约了大家六点半一起开饭。地狱法则就是这样,越是需要赶饭局的时候,越有事情,结果一猛子和客户开会开到晚上七点半。群众不停给我打电话,客户冷漠地说:“看来你没有做今天加班的准备啊,要不然先讨论到这里好了。”于是我只能含泪解释:“今天我生日……”

 

于是带着沉重的心理负担,我踏上了赶饭局的漫漫长路。我特别爱吃火锅面及烤肉,但是没有深刻思考过在炎炎夏日里是否适合吃这个……于是大家各种挥汗如雨。

 

烤肉的台有两个,小奥、千千、宁波小三(不是现在流行的那个小三的意思,人家是蓝孩子)、宁波花花四个人共用一个烤台,剩下蛋蛋、豆豆、默默、菜花、豆豆公和我六个人共用一个烤台,真不知道是怎么分的。我们这边都抢成热窑了。而小奥一直在很严厉地监督着他那边烤台上的食物,四个人每次只能烤四片肉,严格控制吃饭进度,对多吃多占、浪费资源现象进行了严厉打击。

 

我到得很晚,肉都被大家蚕食光了,于是我提出再点一盘肉。我的意思是点一盘然后自己吃。结果先是菜花表现出了很有兴趣的样子,并且提出了点什么肉的思路,随后是默默对该思路进行了赞赏。于是当肉上来的时候,完全不够吃。火锅面还是很好吃的,虽然太热了。大家吃完火锅面就都湿透了。不过过生日难道不就是应该吃面吗?!

 

小奥带领着他们那个烤台的人先走了,我喝完最后一点火锅面的汤就也出发去MAO,听阿穆隆的小型演唱会。我的设想是:MAO是个酒吧,那么在演唱会之后可以继续留在那里喝酒海饭,很方便。结果去了才知道,原来完全没有凳子和桌子,全部人都站着。很多人看到照片之后都在说:“唉呀,你们的脸都红扑扑的,一看就是喝酒喝得。”其实真没喝,这是站久了累的。

image

image

手里的鲜花是阿童木们送给我的,我非常高兴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