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组动作之间,教练让我休息三四十秒钟的时间,说劳逸结合才能增肌增力。增肌增力,这四个字听着就让人欢喜,觉得付给教练的钱太值了,连休息都能长肌肉长力气。

在这三四十秒的时间里,我跟教练一般会闲聊。比如,我说如果北京每年都像今年这样多雨,没准儿以后可以北水南调,挖它三条运河,GDP冲得老高了。有时候,教练会拿出手机中儿子的照片焦灼地等着我的夸赞——我特别理解新爸爸的心情,所以很配合。不过,更多的时候,教练是跟我聊股市。虽然在他第一次跟我聊大盘的时候,我就郑重地提醒:在这个神迹频现的地方,除非你是神那一边的,否则我不认为投身股市是一个有趣的打发生命的方式,更不是一个投资的好方式。

总而言之,我的教练就是那种大年三十的晚上会坐在电视前看春晚,夏天的时候会跟朋友在路边就着尘土和尾气喝啤酒吃烤串儿,路上碰见美女会多看两眼平时会用手机转发段子给熟人同事的普通人。从所占人口的绝对数来说,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天才、贪官、统治者,都是少数人。

“你说,这美国股市跌得活该,谁让它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一打仗就能卖军火”“你说,这英国骚乱,怎么其他国家就不批评他们的人权状况呢?!”

虽然在一个地方生活了数十年,但我始终不习惯生活中有人以某种社论的口气说话。直觉告诉我,那是一个社会即将陷入危险的信号。“文革”中国人经历过。等教练说完,我问他平时都从哪儿看新闻。他说,晚上十点的新闻一般都不会落下,尤其爱看国际新闻。原来如此。我想起之前一天在一家咖啡馆,看见头顶的电视正在播放那家电视台的新闻频道,他们为英国骚乱的原因做了总结,其中有一条叫手机网络推波助澜;在报道美国信用降级时,说那是两党制度的弊端造成的。

我并不怀疑教练的人品。当初,教练部的经理问我需要一位怎样的教练时,我提出了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是专业院校毕业;第二,不看《环球时报》。前者让我对他的专业有信心;后者让我对他的人品有信心。果然,教练后来聊到贵州某个县级高官据说因为染上了传染性的致命性病而导致全城恐慌大家纷纷跑去检测,聊到山西某个处级煤矿官员贪污数亿时,他得出了正常人都能得出的结论,看到了正常人都能看到的问题所在。教练还是一个有是非之分的人,我没有看错,只是有时候他难免受到不良媒体的毒害。

在请他指导我进行健身之初,他曾拿出过一个详细的计划,列出每周我需要锻炼几次,其中有氧训练多长时间,器械多长时间,到三个月的时候,我的心肺功能、体脂含量、脂肪厚度、肌肉量、身体水分等等各种指标都应该能达到一个什么目标。现在我也为他准备了一份方案。三个月之后,我习得健康的身体,而他也将获得识破各种谬论的鉴别力。关键是,我的服务还是免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