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梦中,有一黑衣人手持长刃闯进教室,意欲血刃我父。此人并不认识父亲,又不肯错杀无辜,就来回巡逻观察各人神色,希望从中找出父亲。我十分焦急,前面的同学似乎是张中华,高中时他和田大哥坐在身后一段时间,张君也是坐立不安。我怕他告密,附耳过去对他说,你千万不能出卖我父亲,不能怎样怎样,如此这般说了好几分钟。当我一转身回到自己座位上时,那黑衣面具男一个箭步冲将过来,手起刀落“噗通”一声张中华人头落地,黑衣男旋即离开教室无影无踪。他把张中华当作是我父亲了!登时心里一块大石落地,父亲没事了。可立即涌起十分深重的负罪感,是我导致了张中华的死!

冲到走廊仔细观瞧,看不到黑衣人的身影,我又怀疑他是不是躲在暗处监视我们,以便发现真正的目标。百爪挠心之际,一个短信把我吵醒。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