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三年四月廿七,五十岁零两个月的洪秀全在天王府“升天”,他的肉身被黄绸尸布包裹下葬,没有棺材。他的肚子里装着结成块的野草。从两年前南京彻底陷入曾国藩曾国荃的重围开始,洪秀全就效法《出埃及记》里的上帝,号召他的子民像以色列人那样饮“吗哪”。洪秀全告诉李秀成,吗哪就是清晨草尖上的甘露。

      五天之后,十四岁的幼主天贵福继位。

      此时的南京城,已经被官军和洋人从陆路和水路切断了所有的粮草补给。官军在南京城外修筑了两层围墙,最近的地方离城墙不过三十米,围墙上建立了一百二十座碉堡,城下挖通了三十多条地道。

      一个月后,南京城东墙被炸开,这座昔日太平天国的“小天堂”,等待着第二场屠杀。

      上一次屠杀发生在八年前。韦昌辉和秦日纲在洪秀全的默许下,带领三千老兵于子夜冲入东王府。第二天的清晨,人们发现,上帝代言人杨秀清的首级在街心的木杆上摇荡。

      杀戮持续了三个月,第一拨是东王府内的亲兵、属官、乐师、宫女和仆役,第二拨是六千效忠东王的余部,第三拨是星夜潜逃的石达开留在南京的家眷随从,第四拨是杀戮者自己——韦昌辉被洪秀全割下人头献给重整人马的石达开,像他们对待杨秀清那样。秦日纲则被骗回城里“请君入瓮”,一如东王府里幻想着为杨秀清报仇的六千冤魂。

      在第二次屠杀中,孤立无援的十二万太平军民悉数被杀,洪秀全被掘坟鞭尸,洪天贵福却逃了出来。天朝官军忙着洗劫“圣库”,强奸妇女,纵火灭迹。洋人则转而保持中立,或者在附近的村落等待从残垣断壁中逃难出来的天国女选民们“愿者上钩”。只有法国人组成的“常捷军”一鼓作气,长途追击向南方漫无目的溃逃的太平军余部。在将李秀成等人围困湖州之余,他们把香槟酒和台球桌搬到了前线,还组织了附近村庄的一队妇女为之服务。

      洪仁玕领着天贵福一路向着广东方向逃跑,那里是天贵福不记事时的故乡,洪秀全在那里从一个虔诚而落魄的儒生变成砸毁孔子像的上帝次子。

      天贵福被捕的那天,离他的十六虚岁还有一个月。在漫长的审讯中,天贵福痛哭流涕,乞求天朝宽宥,他说自己如果能够苟活下来,最大的心愿,就是潜心读圣贤书,考个秀才。

      曾国藩们并没有遂他的愿,而是将他凌迟处死,以免便宜了他那远在天国的那屡试不第的父亲。